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逆天九尾邪神 > 第三百五十章:制成劍心
  ntent第三百五十章:制成劍心

  “這手法……”即使是求狐,都不由對凌天鍛造的手法發出感嘆。雖然他看不到這些,但還是能夠憑借真氣感知的。

  “那么,你之前放上去的那些藥草的……湯汁?是做什么的?”對于之前凌天涂抹的那些類似于漿糊都東西,求狐還是很好奇。

  “只是單純的玄武草碾成的碎末,兌些水。”凌天隨口解釋道,雙手支撐在樹樁上,兩眼直勾勾的看著自己剛剛鍛造好了的金屬塊。

  “這些玄武草的碎末,在我的鍛造下,會融入金屬中。隨著我的不斷鍛造,里面的玄武草會被鍛造出來,在他們出來的同時,還會帶上其他的雜質,可以提高去除雜質的效率。”

  “那么這塊你打了整整半個時辰才打出的絕對純凈金屬,準備用它做什么?”求狐又問。

  “劍心。”凌天回答。

  所謂劍心,就是在劍刃的最中間,起到骨架作用的一個部分。也會為劍提供能量,用十分強大堅韌的金屬制作。在普通的劍中是沒有劍心的,所以一般人都沒聽說過。

  凌天所制作的劍,當然要有劍心,因為沒有劍心的劍,是沒有靈魂的。

  “你很累了。”求狐可以感知到凌天的狀態有些不好。

  “是啊,所以還需要你幫幫忙。”凌天一點點坐下來,背靠著樹樁,笑了笑,對求狐說,“幫我打碎那塊巨石。”

  “知道了。”求狐答應了,然后化作一道白色的光球,從凌天體內出來,在凌天面前,變成了人類少年的模樣,依舊如此,白衣紅發。

  “什么?”反應過來時,求狐有些驚訝,“你不是還要用這個來鍛造玄言劍的嗎?打碎能用?”

  “如果這個不能打碎,我還怎么用他鍛造武器?那樣的材質鍛造出來的武器,能有什么用處?”凌天反問,頓了一下,又接著說,“這個,并不是我要用來鍛造玄言劍的材料,里面的才是。”

  被凌天這么一點撥,求狐恍然大悟,然后走到那個巨石球面前。這個巨石球大概有一個半求狐那么高,就被凌天放在那里,一動不動。

  “呼。”求狐長舒一口氣,“還好不是鐵球。”

  求狐扎穩腳步,雙拳放在前胸的兩側,對準巨型石球,慢慢的,他閉上雙眼,調節自己的呼吸,使呼吸越來越平穩。

  突然,求狐睜開雙眼,看著巨型石球,迅速打出一拳,直接打在巨型石球上面,收回手,然后另一只手又突然出拳打在之前那只拳頭打的地方。

  下一刻,只見巨型石球上面,被求狐打過兩拳的地方,出現了裂痕,裂痕越來越大,伴隨之出來的,還有“咔嚓”的響聲。

  求狐一躍而起,在巨型石球上方,對著巨型石球轟出一掌,打在巨型石球上,這一掌,直接將巨型石球拍碎,立刻坍塌,一塊塊碎塊散落在地上。

  凌天扶著樹樁,緩緩站起身,一步步走向那已經被求狐打碎的巨型石球留下的石堆中,從中間,挑揀出一塊暗紫色的金屬礦石,看樣子大概有凌天一個拳頭那么大。

  “這也是一塊絕對純凈的金屬!?”看到金屬礦石后,求狐面露震驚。

  凌天把暗紫色的金屬礦石和銀色的金屬塊擺放在一起,其中金屬礦石還有一定的余溫,這兩塊都是人工鍛造而成的絕對純凈的金屬,實屬世間珍寶。

  “那么你要怎么……維修?你的玄言劍。”

  “不是維修。”凌天說,神情很嚴肅,面露堅毅,“重塑。”

  求狐微微有些震驚:“這是個大工程。”

  “我應該能在一天之內完成。”凌天說。

  “我看好你,不過剩下的就交給你自己了。”求狐拍拍凌天的肩膀,又化作一道白色的光球,回到凌天體內了。

  “好。”凌天答應了一聲,就又站起身,繼續開始了他的鍛造。手握著黑炎錘,一直在樹樁上面捶打著他要鍛造成劍心的金屬……

  第二天一早。

  現在是清晨,太陽已經徹底升起來,但在樹林中還是非常寧靜,也沒有太過于強烈的光。

  凌天就這樣靠在樹樁上面,陽光照在他的臉上,才從睡夢中醒來,揉了揉眼睛,站起身來。

  回過身,凌天看向樹樁,上面有著一塊類似于劍刃的東西。

  可以看出來,這是金屬,通體是深藍色,在陽光下面,映著陽光,更加顯得藍,有一種來自于大海的浩瀚之感。

  這金屬,形狀類似于劍刃,但相對于真正的劍刃,還比較小。只有凌天大拇指的粗細,長短也只有凌天一條胳膊那么長。

  并且,這小“劍刃”也不是那么鋒利,雖然閃著寒光,但是即使把手放上去磨,也不會劃傷手,當然,如果注入真氣配合著武技打出去,這就是另一回事了。

  這個小“劍刃”,便是凌天制作出來的劍心。

  劍心雖然同意深藍色,但上面還有少量的十分細微的紫色條紋,呈現波浪狀。

  凌天手握起那塊劍心,便放在自己的空間戒指中了。

  “好了,這下可以塑劍了。”凌天長嘆一聲,說著,拿起放在一邊的殘破不堪的玄言劍。

  凌天咽了一口口水,臉上明顯露出不舍,但他還是下定決心。只見凌天雙手緊握著玄言劍,高高將其舉起,一咬牙,狠狠的用玄言劍砍在樹樁上面。

  只聽到“當”的響聲,玄言劍砍在樹樁上面的劍刃碎了,而鐵樹的樹樁只是多了一道劍痕而已。

  凌天一手捂著臉,如果此時有人站在他身前,可以看出來,凌天的雙眼濕潤。重新成為人之后,仿佛他曾經是天神的經歷已經消失。

  玄言劍,就是他用過最久的武器,這武器,陪他戰斗了無數次,一起與他出生入死,他曾把生命都交托給玄言劍。

  但就是這么一把自己最珍愛的武器,如今要自己將其打碎,凌天他能不心痛嗎?

  過了一會兒,凌天一點點把玄言劍碎掉的劍刃隨便撿起來,放在樹樁上面,也清理掉了玄言劍劍柄上面還殘留的劍刃,也都放在了樹樁上。

  ntent

  逆天九尾邪神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