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拉馬克游戲 > 0554 第十二章 心知筆方(解咒篇 第二十一節)

0554 第十二章 心知筆方(解咒篇 第二十一節)

  時間需要倒退幾個小時。從不知道哪個宇宙的世界盡頭回歸表世界后,曲蕓直接帶著康斯妮和甄輝齊去到了后者的老家。拜訪了甄輝齊的幾位舊識后,就駕車來到了眼前這個地方——步甘徑中學。

  “哎?哎哎?!為什么會是這里?蕓姐你帶我回我們學校干什么啊?”走在熟悉的路上,看到熟悉的風景,甄輝齊滿臉大寫的懵逼。

  而康斯妮則是樂呵呵地從車上拖下來一個比她自己要大三四倍的純黑尼龍口袋。就像是商場用的那種大型垃圾袋,只不過編織尼龍袋遠比塑料垃圾袋要結實很多,還透氣。

  袋子里鼓鼓囊囊地裝著著一堆東西,康斯妮用膠布橫七豎八纏繞在袋子上,將里面的東西保持為固定的形狀,然后十分輕松地抗在肩上。

  這副小蘿莉扛著比自己大好幾倍包裹的模樣若是被旁人看去,十之有九會以為里面裝的是塑料泡沫。然而事實上即便里面全都是石頭或者鐵礦康斯妮的動作也不會有什么區別。

  “不是說了么?咱們云裳閣開門做生意,好不容易接到的一單委托啊。”曲蕓斜眼看了他一眼,詭異一笑。

  就這樣滿頭霧水地踏進校門,甄輝齊神色猛然一變:“這……”

  “咦?有進步啊。”這話是康斯妮說的,她踮起腳尖摸了摸甄輝齊的腦袋,順便從他身邊超了過去。

  曲蕓笑著看了甄輝齊一眼,對康斯妮解釋道:“他還沒到點光境,看到的和我們不一樣。應該是這地方靈魂有什么異常吧?怎么樣甄輝齊?這里的亡靈特別多嗎?”

  “不,是特別少,”甄輝齊搖著頭:“自從把進化點花在了圖譜的方向上,我也是有認真學習這一類相關的知識的。

  草木蟲蟻皆有靈,我可以看見它們死后的靈,通過學習大體了解不同的物種與生命強度,意識強度對應著不同顏色亮度大小的光團,也就是靈。還可以把它們附在物件上成為云姐口中的‘囧物’。

  照米莎那里買到的知識來說,每天都有生靈死亡,每天也都有靈魂消逝。只要是有生靈生存的地方,世間的靈就會像空氣一樣以一定的密度分布在整個空間。

  但我還從未見過眼前這樣的情況,這校園里空蕩蕩的,就像是靈界的宇宙太空,像一片亡者的死域。蕓姐,我的學校這是怎么啦?在這里上學的人會不會有什么問題?”

  越說到后面,甄輝齊越是著急,到最后語速快到讓人有點聽不清楚了都,聲音也變得尖銳起來。

  對感情之事相當生疏的曲蕓對甄輝齊的態度感到有些奇怪,但從小在血族王庭長大的康斯妮卻是一眼看出了其中原委,壞笑著道:

  “甄輝齊啊,你有喜歡的人在這學校里吧。叫什么啊?好不好看?你這純情小男生看上的,一定?也介紹給我們認識認識呀。”

  “不不不!沒有的!”甄輝齊忙不迭矢口否認,其中主要的原因是康斯妮舔著嘴唇一副口水都要留出來的模樣。

  曲蕓這才恍然大悟:“你要是有戀人,就接來云裳閣無妨的……不對,你和我們同居這么久除了父母沒聯系過別人,應該是單相思吧?需要用魔法幫你制造機會不?”

  “這主意好!”康斯妮拍手附和:“我可以裝作采花賊,把她綁走,然后過一夜等早上你來個英雄救美,我乖乖配合被你打倒,你就可以抱得美人心啦!”

  “一點也不好!”甄輝齊憋紅了臉。他倒不可能跟曲蕓和康斯妮生氣,純粹就是急的。

  為毛過一夜再救啊!黃花菜都涼了啊!我抱得美人心,意思就是把美人身留給你咯?

  也許是感覺甄輝齊急得有點厲害,曲蕓還是安慰道:“嘛,總之不要擔心,我們今天來就是為了解決掉你們學校的問題的。如果運氣好的話,可能今晚就能把事情辦妥。運氣不好的話,明天甚至后天大概都得再……”

  說了一半曲蕓突然一頓,自己沒事提這壺干嘛?要說運氣這玩意……她斜眼瞥了甄輝齊一眼,撇了撇嘴,改口道:

  “在委托我們之前,委托人,也就是龍女姐姐自己就來這里勘探過,后來又和我一起來過一趟,那時候我還不知道這就是你的學校。后來我自己調查才發現還有這一層奇妙的原委。

  嗯,這學校里的問題很麻煩,麻煩到比我們經歷過的許多游戲世界都有過之而無不及。根據我先前的調查和準備,發現為了解決這些麻煩不得不死一些人,所以才去抓了這幾個之前一直欺負你的家伙,”

  曲蕓說著戳了戳康斯妮背上的袋子,里面似乎有什么東西微微蠕動了一下,看得甄輝齊渾身微微一顫:

  “還有幾個好奇心旺盛的小家伙,可能也會被牽扯進來。不過我會盡量保證她們安全的。至于你那心上人嘛……一千多人的學校,總不可能那么巧就趕上她被牽連到吧?”

  康斯妮聽到這里也補充道:“其實我聽完主人的布置,本來是打算路上隨便抓幾個人來當祭品的。不過主人覺得理異院那邊交代不過去,說好歹這是有關他們臉面的公務活動。

  所以我們才特意問了你在學校被欺負的事情,專門去抓了這幾個混蛋啊。超人隨便殺普通人,出于維穩考慮理異院也不能坐視不理。但若是牽扯到超人報仇,他們是絕對沒有立場管的。

  你也別苦著一張臉,就他們這些年對你干的那些事,死一百遍都還有余辜。你自己膽子小不愿意殺人隨你,反正你現在和我在一個團隊,我愿意我為我朋友報仇也是我自己的事情。

  不行,想起來我就氣。”康斯妮說罷氣哼哼將背上的編織袋丟到地上,改扛為拖。只聽得落地時袋子里幾聲悶哼。

  “別鬧,萬一今晚就能把事情辦了,弄死了可沒時間補救。這山溝里的學校可偏得厲害,倒時候我任你隨便去抓人估計都趕不上了。”曲蕓一掌輕拍在康斯妮后腦勺,把她拍得一縮脖子吐出了小舌尖。

  拉馬克游戲

  拉馬克游戲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