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錦繡農女,王爺好好說 > 第132章 認回(二)
  林繼業說完,定定的看著眼前的二人。

  “若是你不說,我們自會向別人打聽。”

  冷荷說完,拿出一條帕子,細細的擦著佩劍的劍柄。

  “我不會說的。”

  林繼業說完,就要把二人趕出去。

  ……

  待林繼業關了私塾的大門后,二人這才在門外對視一眼。

  “我們二人看起來像是壞人?”

  隨后,二人又去了別的地兒打聽,待打聽好了,又去了衙門,查了查穆辰和穆俊的戶口,費時三日,這才會了京都。

  ……

  “俊兒,當你收到這信的時候,我已經到神醫閣學了半年醫術的,神醫閣讓我受益良多,俊兒你也要在鹿山學院好好求學,若是想我了,就給我寫信,地方就寄到寄來的地方就好。”

  穆辰提著毛筆,磕磕碰碰的終于寫好了一封信,比起先前來,這字已經可以看的明明白白了。

  神醫閣有好像外門弟子常常要下山,也就方便了一些弟子寄上家書回去。

  穆辰已經很帶信下山的弟子說好幫著把信寄到鹿山學院,這才會寫信給穆俊。

  “還不快來練功。”

  金馳的河東獅吼自門外傳來,穆辰手一抖,封信封的火漆就涂歪了。

  “師父,你就饒了我吧,已經接連著練了兩個月的功了。”

  穆辰說著,手里沾信封的速度卻是更快了些。

  “才兩個月,想我當年可是練了半年還沒有叫累,你就兩個月而已,別廢話,不練功我進來抓你出去練。”

  金馳在屋外大聲的說完,穆辰已經放下手里的信,打開了門。

  “這就來了。”

  穆辰說完,接著練起了功。

  ……

  “丞相大人,我等皆已查明穆俊就是小姐的血脈,穆俊還有一個姐姐喚穆辰,是神醫閣的金馳門下的關門弟子,只是……”

  高發說著,頓了頓,又堅定的說了,反正丞相大人遲早要知道的。

  “只是,小姐已經故去九年。”

  高發說完,恭恭敬敬的低下頭,不再敢看座上的陸洵元。

  “你們出去。”

  陸洵元開口,難掩哀傷。

  高發和冷荷依言出了屋子。

  陸洵元這才從眼里流下兩行淚。

  “淳佳,是爹爹害了你,都怪爹爹當年結的仇家太多了,都怪爹爹……”

  陸洵元說著,嚎啕大哭,像是一個孩子一般。

  “咳……”

  陸洵元哭了一會兒后,口里吐出帶著血色的痰。

  “我還不能死,我還有外孫。”

  陸洵元像是想到了什么,吐出血痰后,這樣不在嚎啕大哭了,眼里明亮了起來。

  “來人。”

  陸洵元一聲淡淡的吩咐,高發立即推開了門,進來了。

  “給我騰出沐休的時候,我要去見穆俊。”

  陸洵元說完,端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壓下了口中淡淡的血腥味。

  “是。”

  高發見陸洵元如此,松了一口氣,隨后出了屋子。

  ……

  鹿山學院七日一沐休,平日里穆俊在沐休的日子都要看書,今日穆俊收到了穆辰的信,十分高興,今天姐姐寄信過來了,自己就可以寄信到姐姐那里去了。

  “穆俊,有一個老人來找你了,說是你外公,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姜毅剛從寢居出來,先前有人找到了寢居里,指名道姓的說是要找穆俊,姜毅還有些吃驚,要知道這穆俊和自己一個寢居已經是大半年,可就是只聽過穆俊念叨著姐姐。

  “我沒有外公。”

  穆俊說完,接著看書了,沒有理會姜毅,若是有外公的話,為何自己和姐姐先前會被欺負到如此境地。

  “那好,我去和他說一說。”

  姜毅說完,便跑去了寢居。

  “穆俊說他沒有外公,若是老人你無事便可以回去了。”

  姜毅說完,陸洵元這才出了姜毅和穆俊的寢居。

  “主,孫少爺如何說?”

  高發是陸洵元今日帶在身邊的,見陸洵元出了寢居,就湊了上前,急急的問了出來。

  “沒有見著,咱們四處看看。”

  陸洵元說完,便順著彎彎曲曲的欄檐走著。

  很快到了鹿山學院授課的地方,陸洵元一聲慨嘆。

  “想當初我還在這鹿山學院求學之時,這鹿山學院便是這個樣子了,過了許久,還是這個樣子。”

  陸洵元說完,接著順著彎彎曲曲的路走著。

  “大人,孫少爺在那兒。”

  高發抬頭間,就看見了對面開著門的屋子里的窗口邊穆俊在那兒。

  “在何處?”

  陸洵元有些眼花,看不了太遠。

  “屬下領著大人去就是了。”

  高發說完,從陸洵元身后走到了陸洵元身前,領著陸洵元到了穆俊在的窗邊。

  穆俊看書正看得如癡如醉,自是沒有看見人的。

  “大人,孫少爺就在這間屋子。”

  高發領著陸洵元到了屋子的門邊,這才停了下來。

  “你在這兒等著,我去看看那孩子。”

  陸洵元說完,也不待高發說些什么,快步的踏進了屋子。

  “老人家,你這是要去何處?”

  穆俊被陸洵元的腳步聲打斷了看書,這才抬起頭來,看著向著自己走來的陸洵元。

  “我去尋一個人,那人已經九年未歸家了。”

  陸洵元說完,在穆俊身旁尋了個椅子坐了下來。

  “九年未歸家了,是該好好的找一找了。”

  穆俊說完,接著看起了書。

  陸洵元在一旁打量著穆俊。

  “我來尋的就是你,我是外公。”

  陸洵元說完,穆俊手里的書掉了,撿起書來,穆俊抬頭看著面前留著胡子,頭發花白,一身威嚴的陸洵元。

  “我沒有外公。”

  穆俊說完,拿起書來,接著看書。

  “我可以證明我就是你外公。”

  陸洵元說著,從懷里掏出玉佩,陸洵元手里的玉佩和穆俊手里的玉佩是同一塊石料里出的,雕花都出自同一個大師之手。

  “我這玉佩上有一個和你玉佩上一樣的“陸”字,你可以拿去看看。”陸洵元說完,把玉佩放在了穆俊面前的桌上,有些小心翼翼。

  穆俊常常會盯著自己手里的玉佩發呆,自是看慣了那玉佩的玉,玉是一樣的玉。

  穆俊看了看,伸出手來,拿起玉佩。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