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盛世嬌寵:這個娘娘有點懶 >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不會還活著吧

第一千四百零三章 不會還活著吧

  二王子瞧他那個模樣,不覺是伸手在他眼前揮了揮,奇怪道:“這是怎么了?睡個覺反倒睡傻了?一直盯著人家怪是叫人不好意思的好吧?”

  他這才是發覺了自己的不對,隨后倒是若無其事的撇了個眼神,轉向了姑娘身后的小丫頭,看起來像是個女奴。

  而三王子的魂還是沒回來,就那般反倒瞧著叫女奴臉紅,卻是不敢說話,在場的也沒人注意那小小的一個女奴。

  隨后一會兒,他才是有了反應,低頭看著自己的小手才是發現自己如今竟是個孩子。可是自己不是長大了?不是成了太子?不是殺了蘇濋煒?怎么 、怎么不是這樣的呢?

  難道、難道都是做夢?自己被砍頭、殺了太子,都是夢嗎?浮生十幾年的生活變故都是夢?他還是個孩子?還是個孩子?他簡直是不敢相信的看到自己的雙手,有些呆傻。

  等是心中確定事實如此的時候,他的心中卻不是泛起悲涼,而是泛起歡喜,他很是高興!他活了,或是說發現自己沒有殺人沒有跟太子是仇人——

  他突然很歡喜。

  想著想著他的嘴角泛起了笑容,那是開心的意思,蘇濋煒見了覺得奇怪便是拍了拍他的腦袋問:“你怎么了?笑成了這個傻樣?瞧著怪嚇人的。”

  “大王兄!三弟開心!”

  是啊,他開心,很是開心,不為其他,只為了他們還這般好。他在心中暗暗發誓,今后絕不會再跟太子作仇人,也不會再覬覦太子之位跟皇位。

  這一個夢太長了,長到讓他害怕,做了那般的事兒就不得不往前走,可是要是至始至終都沒有做過這件事兒,多好啊。夢中的自己一定會很后悔,安安穩穩做王子哪里不好啊?

  他開心到將面前的小孩子擁進了懷中,歡喜的說道:“三弟很開心,三弟以后絕對不會傷害王兄,三弟要好好扶持王兄當王,三弟做錯了,三弟以后……”

  “是嗎?”可是突然間,相擁的男童方才稚嫩的聲嗓變得很是成熟,還有些詭異的意味。他打斷了三王子的話,沖著他的耳朵幽幽說道,“可是你還是殺了我、讓我丟臉啊。”

  他一懵,被蘇濋煒嚇得猛然撥開他,驚訝的看向了他,只見蘇濋煒悠然的低著頭,嘴角帶著詭異的笑容,不知為何奇奇怪怪的看著他。

  他驚訝的瞪著眼睛,便是聽見蘇濋煒說道,“你殺了我、讓我丟臉,我以后都不會再跟你玩了……我要跟二弟玩,你就是一個垃圾、垃圾!殺人兇手!”

  三王子驚慌失措的看著他,瞧見二王子與旁邊的姑娘們,都是帶著詭異的笑容,還有些諷刺之意,好似在嘲笑他,嘲笑他的不自量力與自作多情。

  此刻的他不是生氣,不是叫他們諷刺和看不起的眼神看得生氣,而是害怕、驚恐、后悔,方才以為的十幾年浮生是夢重新涌上了心頭。

  他想道歉、想說聲對不起,可是手臂無力的伸出去,卻是無論如何都抓不住蘇濋煒的衣角,只能看著他們對自己的行為發出詭異的笑容。他瞬間淚流滿面,當真是像個孩子一般哭的撕心裂肺。

  “大王子……我不是故意的……我是鬼迷心竅,你原諒我……你原諒我好不好……”他能感覺到淚水滴落在草地上,面前的人卻都是冷眼旁觀。

  隨后蘇濋煒一言不發,冷然相看,嘴角的弧度緩緩平復下來,忽然間漸行漸遠,距離三王子不知道為甚一行四個人越來越遠。就是這樣的遠離,叫三王子的心中頓變恐懼。

  他沖著他們離開的方向,不由的大聲叫喊起來:“大王兄!大王兄!大王兄!對不起!我錯了!我不會了!我不敢了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一道男性的叫聲充斥了房間,三王子從睡夢中驚喜,驚慌的表情浮現在臉上,他的瞳孔縮小瞪著眼看著前方,傻愣愣的說不出話,只叫喊了出來。

  耳邊嗡嗡的同時,也聽到了一聲錯亂的琴聲。

  原是紫竹正是彈著琴呢,卻叫他一吼,心中嚇了一跳手一抖便是搓了一般琴弦。她抬起頭看著三王子,不明所以然,隨后才趕緊上前去,拍了拍他的背柔聲道:“殿下這是怎么了?”

  三王子或是做了什么噩夢,臉色很是難看,還不停的喘氣,可見受到的驚嚇不小,就那般冒著汗,雙目無神的看著紫竹。

  隨后他一把抓住了她細嫩的手,緊張不已大聲說道:“竹兒、竹兒!孤夢見孤被皇兄殺了!他不信我、他不把我當兄弟了!他殺了我!他殺了我!”

  他滿臉的恐懼,可見受到的驚嚇不小。可是紫竹才沒有心情注意到這里,她注意的,是被三王子緊張之下越發握緊她而弄疼的手。

  即便各種憋,她還是受不住這種疼痛,便是用力抽出了自己的手嘴中還不忘氣道:“殿下,你弄疼我了!”

  可是等抽出之后,她才恍然發現被她的反應所嚇到的男人,捧著一雙手,手里沒有她手的影子了。

  紫竹這才覺得舉動不合適,連忙是上前撫摸著他的背道:“殿下,你是怎么了?是做了噩夢嗎這般驚慌?瞧您滿頭大汗的。別怕,竹兒陪著你呢!”邊是說著,她邊用手帕給他擦汗。

  這溫柔的嗓音,叫三王子忘了她方才不耐煩的意思,一下子回到了現實中,心也放了下來,卻是有些悲涼之意,不知怎么的竟然是夢。

  他嘆了口氣,難過的說道:“是啊,做了噩夢,做了兩個夢,一個是王兄要殺我,一個是夢見了兒時。他都死了,我為何還總是會夢見他?”他有些不解,又有些期待。

  “大王子??”紫竹聽了,稍稍提了口氣,略微有些驚訝的樣子道,“他一個死人,您居然會夢見他????不會是大王子還活著吧??”

  此話一出,驚到了在座的人,特別是三王子轉頭看她也有驚訝之意。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