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月汐在那一瞬間,都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實則心跳的很快,跟打鼓一樣。

  明明以前兩個人也是有親近過的,雖然都過了上千年,但是如今突然間再親近,她感覺心悸動的那么厲害。

  洛月汐忘記了反應忘記了呼吸,然后不由自主的緩緩閉上眼睛。

  樓若藍本來也只是想堵住洛月汐的話,但是當真正碰觸的時候,他的心也狠狠一顫。

  樓若藍的目光暗了暗,不夠

  直到洛月汐呼吸不過來的時候,樓若藍才放開她。

  洛月汐氣喘吁吁的,想說話,也不知道說什么了。

  反正此時她的大腦都是空白的。

  她身體都是發軟的,只能靠在樓若藍的懷里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樓若藍抱著洛月汐,這一刻,他的眼中都仿佛染上了紅色的光芒,妖冶明艷。

  洛月汐對視一眼,心跳的就更快了。

  就在洛月汐迷迷糊糊的時候,樓若藍開口道:“洛汐,這一次,我們將結婚儀式辦了好不好?”

  千年前,他們還沒來得及辦儀式的。

  洛月汐點了點頭,“嗯。”

  她不是矯情的性格,她本就是樂意的,而且擁有千年前的記憶,她自然也知道兩個人的感情多深。

  那么多的回憶,充斥著她的腦海。

  她也是想和樓若藍一直在一起的。

  聽著洛月汐點頭,樓若藍暢快的笑了起來,“好。”

  看著此時樓若藍明媚陽光的樣子,洛月汐感慨不已,“我剛來的時候,你冷冰冰的就跟冰塊一樣。”

  雖然是跟冰塊一樣,但是卻那么的攝人心魄,因為太精致完美了。

  “是嗎?”

  他覺得他對洛月汐已經很特別了。

  當時哪怕沒有記憶,他對她也已經算是溫和了。

  “當然!”

  “以后不會那樣!”那時候他還沒有恢復那些記憶。

  洛月汐嘻嘻笑了起來,“是不是我說什么,你都會縱容著我?”

  樓若藍揉著洛月汐的頭發,“當然!”

  他可是舍不得讓她不開心的。

  自然是要縱容著的。

  靠在樓若藍的懷里,洛月汐就感覺整個人被暖流包圍著。

  原來這就是愛的感覺。

  她想起姐姐夜羅悅兒了。

  夜羅悅兒從一個世界里帶回去一個人,她說那是她愛的人,是蘇瑾華。

  那時候姐姐臉上的笑容,是那么的明媚燦爛,眼神中的光芒也是不一樣的,她告訴她,那是因為愛。

  那時候她是真的不懂。

  如今,靠在樓若藍的懷里,她是懂的。

  “對了,若藍,你可知道我來自哪里?”

  聽著落月汐這番問話,樓若藍目光沉了沉,他更用力的抱緊洛月汐,“無論你來自哪里,你都是我的月汐。”

  洛月汐都能感覺到樓若藍此時的霸道和占有欲。

  “你真的不知道?”其實她也是糊里糊涂的,不知道自己怎么來的。

  看著洛月汐迷惑的樣子,樓若藍開口道:“知道,還是我用力量將你從海底帶過來的。”

  他當時也是收到爺爺的指示,才如此做的。

  如今想來,這些都是上千年前的安排。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