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修真小說 > 我本煉炁士 > 第三百六十二章 遇挫折審視自身

第三百六十二章 遇挫折審視自身

  剛才周慶以為島上有空相境修士坐鎮,所以還心存顧忌,現在得知只有五名化炁境之后,膽子不免就大了幾分。

  有噬心釘在手,就算對方修為高一個境界,自己也并非沒有一戰之力,若是落敗,想來從化炁境修士手下脫身也不是很困難的事情。

  至于那些入玄境的修士,周慶根本沒有將他們放在眼里,在他看來,這些人與戰功無異。

  島上沒了空相境修士坐鎮,天星道院或摩云派應該很快就會再派人過來,事不宜遲,他必須趁著這個空檔,盡量多收獲一些戰功。

  琢磨了一會,周慶便準備先找入玄境修士來試一試噬心釘的威力,他激發符箓隱藏了身形和氣息,隨即縱身一躍,跳入了城堡之中。

  昨日元初宮三名空相境修士來此大鬧一場,不但殺了一名空相境和八名化炁境,還順手滅了一百多名入玄境低階弟子,此時城堡內摩云派眾人全都心驚膽戰,抱團縮在屋里不敢出門。

  周慶心里也有些不解,這島嶼又不是什么緊要之處,為何天星道院非得要讓人守在這兒?哪怕再派一個空相境修士來此坐鎮,元初宮要將他們全部剿滅也不是什么難事,難道入玄境低階弟子的性命就這么不值錢?

  不過想歸想,他的動作卻一點都不慢。

  神念稍一掃視,便選定了最邊上一間石屋,仿佛幽靈一般遁了進去。

  此間石屋之內共有八人,或坐或站,全都憂心忡忡,周慶也不管他們在想些什么,一揮手便布下了一座五行絕音陣。符箓飄出,屋內眾修士便立時警覺,有人高聲叫喊,有人欲奪門而逃,還有兩人撥出了背后法劍,但卻茫然不知應往哪兒攻擊。

  周慶心神一動,神念鎖定了已經逃到了門后的那名修士,噬心釘疾射而出,一瞬間便從那人前胸出后背入,那名修士連叫都沒來得及叫一聲便翻倒在地沒了氣息。

  其余眾人見得此景,又驚又恐,但他們終究是修士,無論心境和反應速度都非普通人可比,轉眼之間,剩下七人已經背靠背站成一團,手中法劍在胸前舞得水泄不通,潑水難進。

  周慶站在屋角略一感應,發現剛才這一下并沒有消耗他多少真元,頓時殺心大起,他用神念控制著噬心釘,又撲向了下一個目標。

  這寶貝名為“無影”,再加上速度又快,閃動之間肉眼根本難以察覺,而且這些修士揮舞法劍形成的劍盾對它完全沒有作用,剎那之間,又是一人無聲倒地!

  其余修士卻連敵人在哪兒都還不清楚。

  連續死了三人之后,剩下的修士也明白留在這兒最終難逃一死,幾人發一聲喊,將手中法劍往地上一扔,爭先恐后地往房門處撲了過去。

  周慶催動噬心釘,一連又殺了三人,但剩下的兩人終究還是逃到了門外,慘叫聲一起,立即就引來無數呼應。然而城堡中眾修士這兩天被元初宮弟子殺寒了膽,只是躲在暗處聲援,卻沒有一個人追到外面來。

  一次襲殺八人還是太多了點,最穩妥應當是在五人以下。周慶搖了搖頭,走出門來正欲離開,卻聽得有人厲聲喝道:“鼠輩欺我太甚!有膽出來一戰!”

  周慶遁聲望去,只見城堡最高處的石屋頂上站了一名中年道人,此時正向著他這個方向,須發賁張地厲聲喝罵,看那氣勢,應該是島上幸存的五名化炁境修士之一。

  他心中暗暗想道,噬心釘的威力用來對付入玄境修士簡直是摧枯拉朽,卻不知對上化炁境又當如何?若是能輕而易舉地擊殺那此人,那今日干脆大開殺戒,將這島上的摩云派弟子盡數屠光!

  一念及此,噬心釘已經無影無形地飆了出去,數十丈的距離瞬息即至。然而,那修士身上白光一閃,噬心釘竟然不能近身,周慶只得趕緊將它收了回來。

  這修士敢跳出來怒罵挑戰,自然是有些手段,看這情形,他身上應該是有一件防護型的法寶。

  果然噬心釘這種法寶還是只適合拿來在暗處陰人,在對方比自己高出一個大境界而且有防備的前提下,便發揮不出什么威力來。

  既然最厲害的手段也不能建功,周慶便準備先走為敬,但他沒想到剛才用真元催動法寶已經泄露了氣息,這么短的時間內化炁境修士雖然沒辦法將他找出來,但大致方位卻已經被五名化炁修士用神念鎖定。

  一人跳出來大聲喝罵誘敵,其余四人埋伏在暗處,這法子倒是和周慶等人前幾日在島上伏殺摩云弟子的手段差不多。

  只是周慶此時卻沒心思來想這些事情。

  電光火石之間,一柄飛劍已經飛到了他的身前,其余四柄飛劍緊隨其后,呈菱形將上下左右四個方位都封堵得嚴嚴實實,無論他向哪個方向閃避,都會碰上其中一柄飛劍。

  他不假思索地發動了土遁,然而終究是慢了一線,那最先飛至的飛劍感應到他的氣機,突然就變了方向,在他的身形鉆入腳下那一瞬間,“咻”一聲便在他胸膛上留下了一條尺許長的口子!

  這飛劍竟然能夠傷到他的肉身!

  但周慶并不慌亂,越是危險的時候,越要保持清醒的頭腦。

  連續兩個土遁一個水遁,他已經來到了千里之外,此地離元初宮駐扎的斑竹島不足五百里,但他暫時還不想回去,于是轉頭遁入了地底深處,直到鉆入了落魂鐘空間之后,他才有時間來看胸前的傷勢。

  還好,傷口很淺,沒有什么大礙,不過以自他的肉身強悍程度,卻還是抵擋不住化炁境修士的飛劍,這讓他心里多少有些沮喪。

  以前他是自信過了頭,總覺得化炁境修士對他沒有什么威脅,但現在看來,如果他剛才逃得再慢一些,就很有可能在那五名化炁修士的飛劍圍攻之下丟掉性命!

  一個大境界的差距,是很難用法寶或法術來彌補的,他有噬心釘這樣的厲害法寶,但在面對化炁境修士的普通飛劍之時,卻不得不落荒而逃。

  道為體,術為用,這個道理他早就明白,但現在他重新審視自己,才猛然發現他差的不是什么法寶,而是修為!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