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科幻小說 > 萬界武俠大冒險 > 第二百七十九章 對峙
  “你知道我?”

  蒙面老者聽楊行舟口中說出“風清揚”三個字時,眼中精光爆閃,身子微微一震,低聲喝道:“你是哪一派的弟子?”

  他隱居江湖幾十載,便是華山派的人都不知道他還活著,現在卻被楊行舟這么一個不知道來路的人道破了身份,不由得他不吃驚。

  楊行舟見他吃驚,嘿嘿笑道:“天下間除了風清揚之外,誰又能有如此厲害的劍法?剛才你用的雖然是華山派的劍法,招式也是華山劍法的招式,可是用劍的法子卻非同小可,如同行云流水,偏又快捷異常,每一招的銜接處都自然而然,毫無匠氣,劍法能達到這種造詣的人,整個華山,恐怕也就只有昔日劍宗風清揚了。”

  他在看到這老者拎著岳靈珊出洞時,就已經對他的身份有了猜測,這老者的內功可是比岳不群等人高深的太多,劍術之精更是楊行舟前所未見,整個華山符合這個特征的人,也就只有風清揚了。

  楊行舟對風清揚這個人很有點看不起,但又有點佩服,看不起的地方是此人性格太過窩囊,當初被氣宗的人騙的人不人鬼不鬼,以至于劍氣二宗比武,劍宗失敗之人紛紛自殺,風清揚遠在外地,連救援都來不及。

  若是以楊行舟的性格,早就拔劍將氣宗的人盡數干掉,然后重整華山,自己當上掌門,將華山派發揚光大,反正自己本領高,面子又大,振興一個華山派,并不是難事。

  可風清揚偏偏自責不已,自己懲罰自己,整天窩在華山的犄角旮旯里當宅男,在楊行舟看來,這簡直難以理解。

  可能他心灰意冷什么都不想做了,但如果是楊行舟,卻是要有仇報仇,有怨報怨,然后承擔起將華山派發揚光大的擔子,大不了以后華山派振興之后,再自殺追隨死去的親友,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這是楊行舟看不起風清揚的地方。

  但風清揚的行事方法楊行舟看不起,對于他的劍法卻由衷的欽佩。

  此人能將獨孤九劍修煉到無招之境,但就劍法而言,堪稱天下第一。

  他曾言自己年輕時遇到過三位頂尖高手,打的十分盡興,聽他的口氣,應該是他勝了。

  而在當時他能接觸到的同時代的三位大高手,估計福威鏢局的林遠圖應該算是一個,少林寺的高手估計也有一個,另一個估計就是武當山的高手,否則原著中方正和沖虛不會對風清揚如此尊敬,這風清揚應該是打出來的名頭。

  獨孤九劍在他手中似乎又往前推進了一步,由破盡天下一切的獨孤九劍,變成了無招勝有招的極高境界,單只是在劍術上的修為,除了當初傳他獨孤九劍的前輩外,估計當世不會有第二人能達到他的境界。

  在整個笑傲世界里,能對楊行舟有點威脅的人,也就寥寥幾人,風清揚應該算得上是其中一個。

  風清揚見楊行舟叫破自己的身份,也不否認,輕聲道:“沒想到這世上還有記得老夫的人,還有記得華山劍氣二宗事情的江湖同道。”

  他看向楊行舟,眼中光芒閃爍,道:“岳不群雖然不成事,為人又虛偽,但畢竟是如今華山派的掌門人,你在華山如此逼迫他,向他勒索紫霞秘籍,令我整個華山派臉上無光。事關華山聲譽,這件事也只能讓我來管管一下。”

  此時岳不群的聲音從下面傳來:“楊大俠,紫霞秘籍在此,還請您放過小女和拙荊。”

  風清揚轉身便走:“楊少俠,今晚咱們比試一下劍法高低,你勝了我走,我勝了,你走。”

  他這句話傳到楊行舟的耳朵里時,人已經消失在楊行舟視線之外,身法快的出奇,猶如清風過境,飄然不見。

  “這老頭比岳不群還高出兩個輩分,現在至少得九十多歲,還有這般精氣神,這份修為當真了得。”

  楊行舟見風清揚離開時的身法,禁不住嘖嘖贊嘆:“人家都說糟老頭子,糟老頭子,這老頭子老是老了,糟倒不糟!”

  岳不群的身影從山下升起,飛速接近楊行舟:“楊少俠,紫霞秘籍我給你帶來了,還請放過我女兒。”

  說話間,將一個土黃色的書冊遞給楊行舟:“這便是我華山鎮門功法,紫霞神功。”

  楊行舟伸手接過,指了指被風清揚放在一邊的岳靈珊,一股勁氣發出,解開了岳靈珊被封的穴道,笑道:“令愛完璧歸還,貴夫人正在山洞之中”

  此時寧中則的聲音在楊行舟背后響起:“師哥,我在這里!”

  她從山洞中走出,對楊行舟道:“姓楊的,紫霞秘籍我師哥給你了,還請你趕快離開,我們華山派不歡迎你!”

  楊行舟搖頭道:“現在不能離開,山洞中的五岳劍法很有點意思,我得看上幾天,把這些劍法記下來后,再說離開的事情。不過我答應送給岳兄五岳劍派劍法,現在倒是可以兌現了。”

  岳不群一臉茫然:“五岳劍法,在哪里?”

  楊行舟嘿嘿笑了笑,飄然下山,道:“有什么不懂,岳兄詢問寧女俠便是。嗯,現在肚子有點餓了,先去找點吃的。”

  他說走就走,岳不群夫婦還沒有反應過來,楊行舟的身影便即消失。

  夫妻兩人呆愣了片刻之后,寧中則方才走到岳靈珊旁邊,一臉關切:“珊兒,你沒事吧?剛才發生了什么事情?”

  岳靈珊搖頭道:“娘,我沒事,剛才我遇到了一個白發蒙面人,是他把我從山洞里救了出來,結果又被楊行舟這個壞人驚走了,不過兩人好像約定要比試劍法高低。”

  岳不群一愣:“現在還有敢跟楊行舟比劍的高手?珊兒,你知道那人的身份么?”

  岳靈珊道:“楊行舟喊他風清揚,說他劍法天下無敵。爹,咱們華山派有叫做風清揚的人么?”

  岳不群與寧中則齊聲驚呼,互相對視一眼,都看到彼此眼中的驚容和忌憚之意,寧中則低聲道;“風太師叔?他還活著?這他一直在華山么?”

  岳不群臉色凝重,道:“他若是活著,為什么還能容忍我做這華山派掌門的位置?這可有點不明白了。”

  風清揚是劍宗的絕頂高手,岳不群和寧中則自幼便聽說過他的名頭,現在氣宗弟子掌握華山,劍宗一脈遠遁他鄉,至今沒有劍宗弟子的消息,風清揚更是沒有在江湖上留下半點消息。

  聽岳靈珊說風清揚出現,岳不群和寧中則都是將信將疑,心中沉重。劍宗與氣宗分裂之后,兩派水火不容,若是風清揚真的還在人世的話,想要對他們不利的,岳不群這個掌門的位置,怕是不保。

  但此時華山派人脈凋零,正缺少高手坐鎮,可是風清揚是劍宗高手,即便是他們的前輩,兩人也不好讓他進駐山門,否則話,華山多了一個太上皇,誰也受不了。

  且說楊行舟下山之后,用過飯菜,特意買了幾根蠟燭,隨后再上思過崖,剛進山洞,便看到岳不群正舉著火把觀摩石壁上的劍招,一臉沉醉之色,對于楊行舟的到來,毫無察覺。

  直到楊行舟點著蠟燭的時候,岳不群方才有所察覺,神情訕訕道:“楊少俠,這石壁上的劍法高明的很吶,五岳劍派的很多絕招都在上面,等我將這些劍法抄錄之后,便送給各個門派的朋友,讓他們補全各自門中劍法的缺陷,以便提升實力,合力誅魔。”

  楊行舟:“老子信你個鬼!”

  以岳不群的心胸氣度,送給各大門派假的劍法還差不多,至于這石壁上真的劍法,特別是威力不凡的劍法,他是絕不會告訴其余四家門派的,即便是告訴,那也會提前將破解的法門留好。

  不過這種事情楊行舟懶得跟岳不群爭辯,嘿嘿笑了笑,也開始了對五岳劍派劍法的觀摩。

  五岳劍法也是幾百年來諸多高手的心血之作,其中不乏高明之作,楊行舟從泰山劍法開始看起,只看劍意不看劍招,待到將泰山派的劍法全都看了一遍后,微微閉眼,將這些劍招在腦海里過了一遍,只覺得泰山派劍法厚重凝實,但也不乏靈動之式,偶有一招突破了限制,當真猶如平地起高峰,突兀之極,卻又凌厲無匹。

  “果然五岳劍派還是有點底蘊的。”

  楊行舟贊嘆片刻,邁步向山洞走出,到了洞口時,便看到風清揚已然站在了那里,其時圓月在天,人在山頭,冷風吹衣,別有一番美感。

  風清揚見楊行舟出來,低聲道:“以你的本領,這五岳劍派的劍法,也能入你的眼睛?”

  楊行舟笑道:“這些劍法我有大用,記下來后,傳給手底下的兒郎們,也是好的。”

  風清揚哼了一聲,道:“隨我來!”

  當先向山下走去,楊行舟在后緊緊跟隨,走到后山一處平地,風清揚手指劃動,將身邊一顆大樹的樹枝斬下,輕輕一抖,枝葉亂飛,樹皮也崩散而飛,這老人將面罩摘下,手持木棍,轉身看向楊行舟,一臉肅然道:“華山風清揚,領教楊少俠高招!”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