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殺神白起 > 1409章 白炎的信
  一秒記住,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你們這些已經選擇退出白國的士兵,可以離開了。”

  “你們還在這里等什么?走吧!”

  白起瞥了眼站在對面的三萬多士兵,臉上毫無半點的得意之色,反而只剩下懊悔與自責。

  只不過白起說話算話,他既然說了不要這些從西域諸國留下來的潰兵,那就絕對不要,如此降低戰斗力的方式,白起絕對不允許這種事發生。

  “國主,你就這么絕情嗎?我們也曾為白國立下汗馬功勞的。”

  “就是啊,國主,我們知道錯了,你就讓我們留下吧,我們保證不鬧事了,以后絕對不鬧事了。”

  三萬多士兵們,終于是有開口求饒的了,只要有人帶頭的話,立馬就會有人附和著,看著三萬多士兵,哀求著白起。

  一旁的白國士兵,心里面也有些不是滋味,他們平日里面衣食住行都在自己,忽然讓他們走了,心里也很難受。

  只是錯事已經讓他們做出來了,現在那就沒有回旋的余地,畢竟每一個成年人都要為自己的錯誤買單。

  “我絕情?呵呵,應該是你們絕情吧?被人鼓動就跟著我們對著干,這樣如果說是絕情的話,我寧愿絕情一些。”

  “趕緊走,不要逼著我動兵將,將你們全部殺光!”白起一聲怒喝,眼中的殺機滾滾,已經沒有太多耐心,和這些潰兵浪費時間。

  見到白起的態度已經徹底堅定之后,這三萬多的潰兵也有些無奈,只能轉身各自離開了,步伐蹣跚,一個個低著頭,垂頭喪氣的樣子走著。

  而轉身看著握著黑羽石的白國士兵,喜笑顏開的時候,他們更加的后悔,不該和那些反動的將領一樣,跟著他們胡鬧。

  現在承受這些錯誤的,并不僅僅是那些將領,他們這些士兵同樣要承擔責任。

  “這就是警告,你們現在都是白國士兵,白國不會少你們一分錢,但你們也絕對不能做出對白國有威脅的事情,不然下場絕對比他們還慘,知道嗎?”白起轉過身來,死死的瞪著對面的二十多萬士兵,沉聲怒喝。

  聞言,二十多萬士兵全部鄭重的點頭,大喊著明白。

  這個時候如果還不明白的話,他們就是傻子。

  白起見此情況,事情已經解決了,至少白國的內部,將他們任何裂痕,反而解決士兵們鬧事的事情之后,總體看白國,是真的越來越強大了。

  光是領土的面積,就已經比以前擴大了十倍有余,將近整個天武世界的西部加上西北諸國的地盤,都已經被白國給攻占下來。

  現在可以說在面積之上,真的是三強獨大,白國,中央帝國,縱橫聯盟,第四位的就是修羅族。

  除了以上的四個面積最大的勢力之外,那就剩下天北帝國了,是目前大陸之上,面積第五位的帝國,實力很強,關鍵就是天北帝國的兩個皇子,都是白起的徒弟。

  二皇子天無語,以及大皇子天無垣。

  有了這一層關系之后,加上白國與修羅族之間的特殊關系,這就促使整個天武世界的一半,都成為白國的版圖。

  而縱橫聯盟雄霸東方的大片土地,所以實際上現在的天武世界,也就是中心地帶的中央帝國,還處于白國的計劃之外。

  按照白起的想法,本來中央帝國已經是盟友的,只可惜姚圣做了國主之后,就立馬卸磨殺驢,不認白起,而且處處和白起對著干。

  這一次白國的士兵鬧事,就是中央帝國聯合丹門這些勢力,對付白國,想要拆解白國。

  只可惜他們的陰謀不可能得逞,反而會因為他們這種陰謀,給他們各自招來殺身之禍。

  “主公,老太爺回來了。”

  就在這時,圖爾哈察走進軍營里面,來到白起面前,小聲的對著白起說了一聲。

  白起聽到老太爺,那自然是白墨軒了,雖然如今白墨軒不過是五十多歲,但被稱之為老太爺,也是理所應當的。

  “在哪?”白起有些想自己的父親,畢竟很久沒見了。

  現在的白墨軒基本上和他的女人焱欣月居住在焱國,扶持著自己同父異母的兄弟,白炎。

  現在的白炎至少已經十二歲左右,處理公務應該有自己的想法,也不需要白墨軒和焱欣月告誡他什么。

  “在皇宮。”圖爾哈察回答著白起,又用目光掃了眼周圍的情況,見這些士兵都平和的很,沒有傳言中的鬧事,他就知道,這件事已經解決了。

  “回去吧。”白起點了點頭,轉身就離開軍營。

  “恭送國主!!”

  “恭送國主!”

  周圍二十多萬大軍,異口同聲的吼了一聲,聲音震震,猶如滾雷在耳邊炸響,哪怕是圖爾哈察這種如今已經突破到瓊級高期的強者來說,也有些心顫。

  “主公,七大護法的其他兄弟姐妹都已經回來了,想見主公一面。”圖爾哈察一邊跟在白起身邊,一邊適當的出聲。

  白起手底下的三大陣營團隊,十二主將,三十六衛,七大護法,這是白起最緊密的底牌,也是白起能夠管控白國的關鍵因素。

  “晚宴都讓他們過來吧,我們一起聚一聚。”白起瞥了眼圖爾哈察,對他說了句。

  圖爾哈察臉色一喜,急忙點頭答應下來,然后默默的跟在白起身后,直奔皇宮。

  半個小時之后,白起與圖爾哈察都來到了皇宮,進入了后殿。

  后殿一共有幾百棟樓閣,還有七座氣勢恢宏的大殿,都是供著幾個女人居住的。

  “父親!”

  白起剛進入一棟樓閣院子,就看到了里面站著的白墨軒,以及他的女人焱欣月。

  白起主動的喊了一聲,腳步加快幾分。

  “起兒!”白墨軒看到白起,也是眼圈有些泛紅,很久沒見到這個大兒子了,他格外的想念。

  或許是一天比一天老了原因吧,總之他現在無法忍受分離的苦痛。

  “二娘!”白起也沒忘記站在一旁有些拘謹的焱欣月,喊了她一句二娘,這已經算白起的極限了。

  而焱欣月沒有失望,也不敢有失望,她現在還有些害怕白起,畢竟她可沒忘記當初焱國的國主是怎么死的,也沒忘記焱國三番兩次出現危機的時候,都是白起幾乎以一人之力,扭轉的局面。

  然后又扶持她的兒子白炎做了焱國的國主,面對這樣的白起,她怎么敢有半點的不悅和失望?

  白起知道焱欣月拘謹自己,有些害怕自己,不過這是她的事,自己也懶的去說。

  白墨軒清楚情況,便主動握住焱欣月的手腕,示意她不要緊張。

  焱欣月得到了白墨軒的安慰與溫暖之后,也就放松了些許。

  “父親,二娘,你們怎么回來了?”白起先讓兩人坐在了院子里面的石凳上,隨后他也坐了下來,聊家常一般的笑問著兩人。

  明顯就能看出來,焱欣月和白墨軒,應該是有事回來,而不像是聽到自己回來的消息,才趕回來的。

  自己回來的消息沒有外傳,更沒有外部泄露,所以他們不可能這么快知道。

  “這”白墨軒見自己兒子問話,臉上露出些許的尷尬和忐忑,卻也不知道該怎么說才好。

  焱欣月見到白墨軒這樣,她就更加緊張。

  “父親,你和我還要客氣什么?”白起見到白墨軒的臉色有些忐忑之后,心里一沉,也有些痛楚,最大的悲哀莫過于最親的父母,和你有了距離感,甚至需要看你的臉色行事。

  這個時候,是做子女最痛苦的時候,因為感覺不到一絲半點的親情與熱度。

  “焱國想要回河內之地。”白墨軒深呼口氣,然后對白起說道。

  不管這件事成與不成,他都要提出來,不然連說都不敢說的話,那么這件事就更不可能成功了。

  白起聽了父親這話,頓時皺起眉頭,看向白墨軒,臉上帶著一絲詫異。

  父親應該清楚,白國對于河外之地的看重,當初花費了百萬大軍,將河外之地打回來,然后一直掌握在白國的手里面。

  現在白墨軒讓自己把河外之地歸還焱國,到底是什么情況?

  “起兒,現在白國已經雄霸半壁江山,又和縱橫聯盟與修羅族都是盟友關系,天北帝國也跟著你們的腳步走,幾乎除了中央帝國和幾個十大勢力之外,你們白國就是無敵的存在。”

  “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焱國的生存環境卻有些不太好,焱國如今只有不足百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卻滋養十幾億人,有些困難啊。”

  “河外之地肥沃,如果能夠把河外之地歸附焱國,焱國的發展,也就不用愁了。”

  “這是炎兒給你的親筆信,你看一看吧。”白墨軒知道自己說了這么多,未必能夠讓白起改變主意,畢竟河內之地當初是用命換來的,而且資源豐富,地理位置重要。

  哪怕白國現在擁有那么多的土地,可是河外之地只有一塊。

  他將一封信取出來,遞給白起。

  白起猶豫一下,還是接了過去,不管怎么說這都是自己唯一的兄弟寫給自己的,身為焱國的國主,自己不能不給他面子。

  打開信紙,白起簡單的看了一眼里面的內容,然后將信紙放在桌子上,卻也陷入了沉思。

  白墨軒與焱欣月都不敢打擾白起,只能在一旁望著,有些緊張。

  “好,我答應你們,河外之地在明年正式回歸焱國吧。”白起權衡利弊之后,還是點頭答應下來。

  至于為何要答應,只因為信中用墨最多的兩個字,哥哥。

  既然是哥哥,那就要有所舍棄,況且河外之地已經并不是白國必須要留著的地方了。

  但焱國的確就一個河外之地,看到兄弟犯愁,白起自然不會讓別人看自家的笑話。

  白墨軒和焱欣月聽到白起答應了,頓時都很開心和激動。

  然后白墨軒又覺得不好意思,想要和白起說什么話,卻聽白起說道:“父親,二娘,晚宴你們也來吧,咱們一家人聚一聚。”

  “哎,好,好。”兩人急忙答應,哪里還敢不答應。

  白起望著兩人這樣表現,心里更疼。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