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交手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審訊
  聽說范培林有共黨嫌疑,孫世潤一下子變得興奮起來,如果能揪出警備隊的共產黨,自己的功勞就是大大的了。

  孫世潤試探著問:“張科長,能不能讓我親自審訊范培林?”

  張曉儒叮囑道:“你是特務隊長,不交給你,難道還讓我來審?但你也要注意,范培林現在還不是嫌犯,常科長有交待,只能問話,不能委屈范培林,更不能用刑。”

  孫世潤苦笑著說:“那怎么審?”

  張曉儒意味深長地說:“不用刑就不會審了?再說了,你帶回了新的情報,日本人肯定會支持你的。”

  孫世潤一愣,忙不迭地說:“對,有日本人支持,常科長也不好太照顧范培林。”

  常建有是范培林的上司,兩人認識多年,常建有自然會維護他。但是,常建有也不能一手遮天,上面還有日本人呢。

  孫世潤隨后,就向上杉英勇報告,他用了點心機,沒說是連榮春的情報,而說是回流一號帶來的消息。

  孫世潤說道:“上杉君,根據回流一號的情報,共產黨已經知道了皇軍的蠶食計劃。”

  上杉英勇吃驚地說:“他們是怎么知道的?”

  針對八路軍根據地的實際情況,日軍總結以前掃蕩失敗的經驗,制定了最新的掃蕩計劃:蠶食。

  只有一點一點的吃掉八路軍根據地,讓他們無立足之地,將他們趕出雙棠縣,才能真正消滅八路軍。

  可是,蠶食計劃還沒開始,八路軍怎么就知道了呢?

  孫世潤說道:“據說,共產黨在警備隊有內線。特務隊今天抓了范培林,根據地我們的重到的情報,他有重大嫌疑。”

  為了能審訊范培林,并且對范培林用刑,他不惜給上杉英勇造成錯覺,范培林就是共產黨,是那個泄漏消息的共產黨內線。

  上杉英勇眉頭緊蹙:“你是說,范培林有可能是共產黨?”

  孫世潤猶豫著說:“對。只是”

  上杉英勇不滿孫世潤吞吞吐吐,怒聲說:“只是什么?”

  孫世潤苦笑著說:“常科長下令,不準對范培林用刑,還要好好招待,不能審訊,只能問話。如果我是范培林,也不會招啊。”

  上杉英勇厲聲說:“不要理會常建有的命令,該用刑就用刑。任何損害大日本帝國利益的行為,得必須堅決制止!”

  有了上杉英勇的命令,孫世潤如奉圣旨,回到特務隊后,將范培林帶到了審訊室。

  孫世潤雙手抱臂,望著范培林,戲謔地說:“范隊長,兄弟孫世潤,聽說你對我手下的審問不滿意?”

  范培林低聲下氣地說:“孫隊長,你我皆為日本人做事,低頭不見抬頭見,何必互相為難呢。”

  他是警備隊中隊長,孫世潤是特務隊長,兩人級別差不多。可是,他現在落到孫世潤手里,就要看孫世潤念給不給面子了。

  孫世潤剛到雙棠縣沒多久,與范培林不是很熟,兩人之間并不算很熟。聽孫世潤的語氣,范培林的盡情,慢慢跌入了谷底。

  孫世潤拿起掛在墻上的皮鞋,慢慢走到他身前,淡淡地說:“范隊長,對不住了。審訊之后,如果你確實沒問題,到時孫某給你賠禮道歉。”

  范培林剛要說話,孫世潤手里的鞭子已經落了下來。

  范培林自從加入警備隊后,天天吃香的喝辣的,什么時候遭過這樣的罪?越是養尊處優的人,越是受不了酷刑。

  范培林破口大罵:“啊!孫世潤,老子跟你勢不兩立!這次要么弄死我,要么出去后我弄死你。”

  皮鞭之后,是老虎凳。讓范培林跪在“老虎凳”上,腿窩壓上木板,木板的兩頭站上便衣隊的人,同時往他嘴里灌辣椒水。

  范培林哪受過這樣的酷刑?等他喝了一肚子辣椒水,再被吊起來后,再也不敢使性子,問什么就說什么。

  孫世潤對范培林的表現很滿意,不管什么人,只要進了審訊室,就沒有不開口的。范培林剛開始還罵罵咧咧的,但很快就不敢亂開口了。

  孫世潤打心眼里瞧不起這樣的軟蛋,他冷聲問:“范培林,你是怎么知道皇軍的蠶食計劃的?”

  范培林說道:“蠶食計劃?我聽常大隊長提起。蠶食計劃,需要警備隊配合,身為三塘鎮警備隊長,我知道也不算什么吧?”

  如果為了一個蠶食計劃,孫世潤就要抓自己,還要用刑,那就太不是東西了。

  孫世潤冷笑著說:“當然,你知道不算什么。但是,如果傳遞給了八路軍,那就不正常了。”

  范培林眼睛一瞪,怒不可遏地說:“八路軍?你是說老子是共產黨?”

  他天天跟八路軍打仗,怎么可能是共產黨呢?

  孫世潤一字一頓地說:“根據我們得到的情報,你在三塘鎮建立了一個情報網絡,專門為八路軍服務。你,是共產黨!”

  范培林一愣,然后仰天大笑,好像聽到了世界上最大的笑話一樣:“我是共產黨?我是共產黨?”

  孫世潤故意沒聽懂范培林嘴里的質問:“沒想到你這么快就承認了。”

  范培林大聲說:“如果我是共產黨,那你也是共產黨,所有人都是共產黨。告訴你吧,這次來縣城,我就是向常大隊長報告,三塘鎮確實有共產黨活動。”

  孫世潤問:“三塘鎮有共產黨活動?誰啊。”

  范培林篤定地說:“陳光華有重大嫌疑。”

  孫世潤原本還很感興趣,可聽到陳光華這個名字后,馬上冷靜下來:“有證據嗎?”

  因為他手里,就拿著三塘特務隊陳景文報送的情報。三塘鎮警備隊三小隊隊長陳光華,向三塘特務隊報告,范培林是共產黨,而且還提供了范培林的情報網絡。除了三小隊外,一小隊和二小隊,都共產黨滲透了。

  范培林搖了搖頭:“暫時還沒有,但是,有人向我報告,陳光華在警備隊到處散布抗日言論。”

  孫世潤玩味的看了范培林一眼,冷笑著說:“知道嗎,這是陳光華在故意試探你。”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