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都市魔尊奶爸 > 第七百四十二章 用手自嗨也能懷孕?

第七百四十二章 用手自嗨也能懷孕?

  “我剛剛什么都沒說,什么都沒說!”

  張曉曉額頭已經冒出了冷汗,眼前這位蘭警官,無論身份背景,還是自身實力,放到外面都是妥妥的女神級別,跟本不是她所能得罪的。

  更重要的是,以既然這位蘭警官的身份地位和實力修為,怎么可能看上筑基期的葉天?

  除非,剛剛付良并沒有吹牛,葉天真的是上京學院的老師。

  想到這里,張曉曉的臉色刷的一下就白了。

  “蘭警官,你怎么來了?”

  葉天看都沒看張曉曉一眼,疑惑的望著蘭警官開口道。

  “怎么,沒事就不能來找你么?”

  蘭警官撅起小嘴,小女兒姿態十足,倒是很敬業的演著戲,不過顯然,她這近乎撒嬌的語氣動作放到的男子面前絕對會讓對方荷爾蒙暴增,可對于葉天而言,完全就是對牛彈琴,葉天依然驀然不語的看著她,雖然沒有說話,但是意思表達的很清楚。

  咱倆又不熟,沒事你找我干毛。

  蘭警官一陣氣結,被葉天的態度弄的差點抓狂,這樣的木頭怎么會生出女兒?

  什么時候人類也可以無性繁殖了?

  用手自嗨也能懷孕么?

  恨不得一腳踹死葉天的蘭警官,強壓心頭怒意開口道:“我們警局有場鑒寶會,局長要求每一名警員帶一位見識廣博的修士朋友前去鑒寶,我第一個就想到了你這位學識淵博連你們教導主任都自嘆不如,破格成為正式老師的上京學院老師,怎么樣,是不是很感動?”

  “并沒有!”

  葉天搖了搖頭,開口道:“我還要上課呢!我可是老師,今天又不是周末!”

  警局中,這樣的鑒寶會并不少見,雖然是執法部門,但如今畢竟不是末法時代,身為執法部門的警局成員本就都有這不俗的實力,維持治安的時候自然少不了當場擊殺一些引發混亂的修士,甚至是走火入魔大開殺戒的修士。

  這些修士本身都有著不俗的實力,繳獲的物品在高階修士看來不算什么,但在普通修士看來就十分珍貴了,甚至根本不知道作用來歷。

  何況除了維持治安,他們還有很多末法時代所不具備的職能任務。

  比如搜集修煉資源,探索一些對治安造成影響的秘境等等,這些人物往往會伴隨著大量收獲,雖然要上繳一部分,但是還是有不少會被留下來。

  這些東西,很多都是來自上古秘境,或是妖庭破碎后沉入大地的秘境中,其中自然也有不少跟本不知用途的物品。

  因此,各地的警局,甚至是特局本身都會不時召開這種鑒寶會,邀請有完整傳承見識不凡的修士,甚至是實力不俗的上古參加。

  據說特局的一些供奉,就是在這種鑒寶會的誘惑下才加入的。

  普通警局自然是不可能邀請到真正的仙境強者,甚至上古修士都很少出現,但是上京市警局位于大夏國都,雖然不像特局那樣匯聚天下寶物,卻也引得不少人削尖了腦袋想要進去。

  當然,這樣的鑒寶會也不是誰都能進的,對于修士而言,寶物和資源的誘惑力實在太大了。

  之前就發生過一起惡性事件,一名仙境修士在特局的鑒寶會上突然出手,拿起一件重寶直接使用挪移符逃出大夏,加入了有熊國一個上古宗門中。

  這次事件導致有熊和大夏的關系變得緊張起來,不過那個上古宗門有這完整的護山大陣和金仙強者守護,大夏也不可能因為這種事請出沐家大羅老祖,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這次惡行事件之后,類似的鑒寶會就變得謹慎起來,一般都是內部人員邀請,由邀請著做擔保,一旦出事邀請者可是要負很大責任的。

  如此一來,進入這種鑒寶會也成了修士之間除了衡量實力的另外一種身份象征,哪怕你的實力并不強,只要受邀參加這種鑒寶會,也就證明擁有足夠的見識,走到哪里都會受人尊敬,甚至會有其他人花大價錢請你鑒寶,讓無數修士趨之若鶩。

  所以只見過一面的蘭警官能來邀請葉天,固然是看在葉天上經學院老師的身份上,但也確實是給予了足夠的信任和尊重,難怪會一臉邀功的表情。

  不過顯然,蘭警官是想多了,葉天對此的興趣并不大,有那功夫還不如好好陪陪汐汐,那有時間去參加什么鑒寶會,看一些連仙品都不到的低階物品。

  “得了吧!”

  葉天的態度讓蘭警官翻了個白眼,一臉誰還不知道誰的模樣無語道:“知道你在你們學院有什么外號么?”

  “什么外號?”

  葉天有些詫異,這女人情報工作做的不錯啊,看來是為了邀請他蘭警官費了不少功夫,他自己都不知道,在上京學院都有外號了。

  “您現在可是上京學院的名人呢,學院暴徒,這名號夠威風吧?”

  蘭警官沒好氣道。

  “學院暴徒?

  我怎么就成暴徒了?”

  葉天無語,這名頭怎么聽上去就這么讓人別扭,不過和他刺頭班老實的身份倒是挺般配的。

  “招聘會上動輒逼人上生死臺,擊殺學院保安,打傷學院女老師,隨后又帶著輔助班硬闖小學部,指揮學生暴打特局派遣的兩名保安,逼的學院將所有保安全部撤換為護衛隊。

  話說你現在好歹也是上京學院的老師,也算是特局的成員,干嘛總跟人家特局派過去的保安過不去啊!人家那是資質不好,這才被派往上京學院,已經算是變相流放了,你還不放過人家,還指揮學生動手,這不是學院暴徒是什么。”

  蘭警官一邊說一邊搖頭嘆氣,看向葉天的目光仿佛在看一個心理變態。

  “那是他們自找的!”

  葉天無奈道,要不是對方因為被派遣到學院心生不滿百般羞辱,他也不可能放縱那幫熊孩子動手。

  至于生死臺上被殺的保安就更純粹是被色相迷昏頭,咄咄相逼,完咎由自取。

  “得了,你就說你去不去吧,別想糊弄我,我早就打聽到了,雖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讓輔助二班那幫大爺安靜的上自習課,可是你絕對是上京學院最清閑的老師,這半個月也沒給人家上過幾次課吧!”

  蘭警官擺手道。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