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網游小說 > 命運道標 > 第662章 心結
  韓三的心,一直不安定。

  自從差點被人用針捅在腰上之后,韓三連覺都不敢睡,身體疲憊到極處,用sān jí送神符修復,精神疲憊到極點,去靈界打盹兒,吃飯喝水手里必須攥著嫁禍卡,連上廁所這幾步路都拄著拐,生怕腳下打滑,白白摔掉了一條命去,惜命到了極致的程度。

  其實,以韓三兜里超過一百五十張的嫁禍卡而言,完全不用活的恁么仔細。

  又據說,南崖島上駐扎的警衛已經超過一百五十人,從崩弓子到反導防衛系統,逐級防御力量應有盡有。

  自潮汐線向內拉著三圈鐵絲電網,沙灘埋地靁,淺灘飄水靁,防鯊網帶倒刺,蛙人配電棍。再遠的外海,十八艘重裝潛艇三班倒,超過三十艘偽裝成漁船的高速炮艇都快巡邏到公海了。

  這是地表海面,天上還有隨機巡航路線的多班次無人機,更有兩顆地外衛星進行全時段區域同步,一顆負責偵查,一顆負責可疑目標的高能武器遠程打擊。

  這種配置和保護,已經僅次于把韓三封到水泥管子里隨便沉到某條海溝的安全級別了,可即便這樣,韓三的心里還是不安定。

  可能連韓三自己都不知道,他是那種套了八件救生衣抱著倆游泳圈也不敢去游泳池兒童區的人。

  以前光腳的時候不覺得,現在穿上鞋還是好鞋了,韓三的這種性格缺陷便徹底的暴露出來。

  只有刷副本,韓三的心才會安穩些,因為可以把身體藏進房間下面的地窖里一個可以防核爆的柜子中,去靈界的時候,也能讓韓三稍稍安心。

  點券的增長基本靠熬時間,可以買到的嫁禍卡是有數的,而且不是自己一個人用,雖然除了自己還沒有親戚朋友用過,但是誰能保證未知的敵人會一直這樣有底線呢?

  所以,如果不小心被堵在胡同里讓人不計代價的突突突,最后是會死人的。

  這種情況的概率再小,也不為零,韓三的憂慮從概率學上來說還是有道理的。

  于是,自從新日期火腿腸事件后,韓三在南崖島上很少露面,幾乎整天躲在地窖的柜子里,元神出竅,去靈界甩鏈子。

  要成神呀,要快,只有成神才能擺脫這種被動挨打的局面,哪怕在靈界甩鏈子甩出關節炎來,也要快。

  還要滿級,盡快練出滿級號,福神老哥說過,滿級了也能成神。

  眼下這樣嚴峻的形式,不能在一根繩子上吊著,要齊頭并進,要雙保險,要更加勤奮努力。

  在執念諸域的神途,韓三已經帶領小隊成功放翻了督瑞爾,進入幽暗雨林。

  好久沒刷的系統副本,韓三也試著速刷了兩個,有了樂土啪啪大神的神力支持,刷副本太容易了,簡直就是平推,誰擋殺誰。

  剛剛的這個系統副本,韓三只用了九十多個小時,便一統金坷垃帝國,把敢于抵抗的來福領的反抗軍轟殺得連渣渣也不剩一星半點。

  連場大戰下來,難免感覺到些許疲累,收下副本經驗,韓三并未直接返回靈界練級,而是來到樂土之城中轉,歇歇腳,喝點小酒解解乏。

  樂土之城在華飛的精心打理下算是進入了成熟期,各個方面的改造和提升,在啪啪大神的神力的支持下,有條不紊的順利展開。

  大的方面不說,單說眼下處身的這家小酒館,食客繁盛,煙火氣十足,頗有幾分盛世氣象的縮影。

  柴米油鹽雞毛蒜皮的聽著,有喜有怨,韓三獨據一隅,洞燭世情,萬事萬物盡在掌握,一時間心境升華,醺醺然,仿佛摸到了某座門檻邊沿。

  偏在這時候,有人不識趣的過來拼座,韓三抬頭看過去,居然還是個熟人。

  眼前這個敦實高大的漢子是頭一波來到天界樂土的中洲江南人,有個哥哥還是弟弟,在韓三的心頭很重,算是韓三在系統副本里親手湮滅的頭一個有名有姓角色的本家弟弟或者哥哥。

  那個叫范德虎的,是江南方衲帳下八大天王還是神將之一,此人名叫范德標,亦同此列,在進犯中洲吳郡五味府苦蕎還是胡麻縣的戰斗時,被自己刷來樂土,到如今已經不知……飛仔旁的還好,就是在樂土時間線上搞得一團亂……實在不知多少年了。

  在樂土之中,韓三也知道這范德標的名號,于冥想上沒半點天賦,開荒期以勞作土地為生。

  有一回,還因為賣的苞米甜不甜在集市上跟別人吵架,這一架吵得街知巷聞,韓三當時已經不怎么多管樂土事,亦尚有耳聞……記得韓三還專門做了個不甚重要的批復,現在想來,真是過去好多年了。

  現在看過去,這范德標面相清癯,意態安然,顯見著是沒少了挨社會的百般毒打,已是心態平緩,和光同塵,很有些渾噩渡世的樣子。

  “這位老哥,是本地人嗎?”韓三伸手拿過一只酒盅,倒上酒,放在了范德標的手邊。

  嗯?

  這么順利的咩?范作家聞聲抬起頭,有些愕然。

  果真是貧窮限制了作家的想象呀,有錢人的作派真是讓人猜不到,這還一下沒舔呢,人家已經把甜頭送過來了。

  “哦,是本地人,某家在這樂土城里城邊的生活好些年了。”

  范德標伸兩手捧過酒盅,倒不是真饞酒饞成這個樣子,而是范作家想著起碼要有個正確的往來態度,才好繼續愉快的聊天,“怎么兄弟不是本地人?”

  韓三笑笑不答,忽然想起自己在太古中洲大秦末世也是鼎鼎有名的一個人物,當年都封國師了,想來對面的范德標必有耳聞,那么接下去的話就不能提自己的名字……萬一這范德標再了解的多些,知道他家的哥哥還是弟弟是在自己手下送的人頭,豈不破壞眼前必然愉快的聊天氛圍?

  想到這里,韓三捏起酒盅,敷衍道,“我是小地方來的人,仰慕樂土風物久矣,此番有幸來到樂土之城,又能與老哥對座而飲,真是莫大的緣分,來老哥,整一個。”

  “好說好說,看兄弟人才儀表,絕非池中之物,不管來樂土城里游學經商,定當順心順遂,步步高升,一展鴻圖。”

  范德標也不管倆人聊得合不合牙,一邊糊弄兩句吉祥話,一邊借機灌了整盅酒下肚去。

  好酒,爽快!

  。

  2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