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畫道封天 > 第0383章 五極戰神
  五極戰神分別為:天空戰神、大地戰神、人和戰神、南極戰神、北極戰神等;為太極天皇帝君座前神將,太極天皇帝君又稱:陳勾上宮天皇帝君。

  中天宇宙秘典諸神之戰卷五極戰神篇

  勇武天地間,忠義放雙肩。

  幾何歲月轉?空余黃葉翩。

  昆侖域,回龍山。

  南天門的大戰,有兵者坐鎮形勢一片大好;來往奔走的白一凡、美猴王兩人偶爾得到消息,心中甚慰。一定要在后方做好自己該做的事,為小云盡可能的減少壓力,這是兩位年輕的至尊不約而同的想法。

  美猴王一路前往南極長生殿,而白一凡則向北極紫微宮而去。一路上沖破北斗七宮的阻攔,快要趕到北極紫薇宮時,有人現身了;北極四圣之一的玄武將軍含笑的招呼白一凡,告訴他帝君不在;不過留話讓他們放手去做。這位玄武將軍不是別人,乃是中天宇宙中被尊為九天蕩魔祖師的真武大帝。當然這是后話!

  白一凡見到北斗七宮宮主們對這位的態度,知道是位了不起的人物;像這種級別的高手,自然不會欺騙自己。于是便轉道西極天皇宮,準備請見太極上宮天皇帝君,也就是哪位陳勾上宮天皇帝君。把具體的事情原由告訴他,盡可能的瓦解昆侖域的戰力。之所以如此決定,是因為有了北極紫微宮的先例,讓其有了很大的信心。

  沿著回龍神山一路西行,腳下白云繚繞,眼前山川迂回疊巒,煞是一旁陷阱。只是白一凡心中沒有心思來欣賞這些美景。因為立足于蒼龍峰的的他感應到一種不祥之意。

  “怎么回事?”白一凡沉吟道。

  風和柔,如春天般的嫵媚溫柔的擁抱蒼龍峰上的一切,扶桑之地的金烏也已起床,開始了他白天的工作。給腳下的白云披上一層霞光。只是在白一凡心中,那種不祥之意越來越濃。風不言,無法告訴其答案;云不語,煞有興致的看戲。倒底是怎么回事?

  心存疑惑的白一凡不敢過多的停留,縱身而起,腳踏白云向前方而去。又過五千里,他終于明白心中的不祥是什么了!前方:旌旗迎柔風招展,鐵甲隨風聲而鳴,戰戈映朝陽閃光,天馬踏白云而行。一直足足有兩萬的天兵正不緊不慢、穩穩當當的迎面開來。

  大軍最前方,五面戰旗格外的醒目:

  第一桿,旗桿三丈三,青面銀月翻;青龍出水意,威震碧空間;金絲串銀秀,應破幾重天?

  大旗之下一員神將,頭戴虎頭鐫金盔,身披山紋黃金甲,胯下火眼金睛獸,倒提一柄吳鉤飛廉黃金槍。此將身高八尺有余,猿背蜂腰,四肢修長,長得是:面如冠玉,眉分八彩,目似朗星,鼻直口方,兩耳朝懷,頜下三縷短須。正是五極戰神之一的南極戰神郭淮。

  第二桿,旗桿三丈五,赤金迎風鼓;朱雀蹬扶桑,紫霞烙焦土。騰云掛天際,威名傳千古。

  大旗之下同樣也是一位神將,見此人青絲如瀑,一根火紅色的絲帶隨意的束與腦后,身披烈焰金羽甲,坐下一只七彩落霞雕。她手中沒有武器,不過在其身上斜挎著一把火紅色的長弓,背后一個插了三支利箭的縷空雕花箭壺;知道其身份者便明白這套弓箭的威名,弓為乾坤弓,箭為震天箭。

  此女子,長得眉目如畫,冰肌玉骨,眼瞧著一個貌美如花的女子卻讓其他的幾位神將隱隱地有一絲忌憚。那如一團烈火般的裝扮,使其顯得出塵脫俗之中又帶有野性十足的味道。此人不是別人,乃五極戰神之中天空戰神劉飄零。

  另外三個也類似這兩人的樣子,身后呼呼啦啦、整整齊齊的幾萬天兵。不用問白一凡便明白這些天兵神將是干嘛去的,因為現在除了南天門前的戰斗昆侖域其他地方還算平靜,現在出現這支大軍怎么辦?看來自己是來晚了啊,已經沒有機會再面見哪位陳勾上宮天皇帝君談論什么了。

  白一凡躲在百里之外,心中微嘆;看來這位帝君并非如紫微宮的哪位一樣啊。不過轉念一想便了然了,是啊!清福神柏鑒的調令一出,南天門戰事一起。他們太極天皇宮也理所當然的出戰,自己怎么辦?可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這些天兵天將前往南天門不管,要是那樣的話自己來回折騰的意義何在?

  “啟稟郭將軍,前方有人攔住我軍去路,說是有要是請見將軍。”火眼金睛獸上郭淮靜靜的看著眼前的斥候,聽著他的回報,臉色沒有絲毫的波動。

  “找你的!”七彩落霞雕上的劉飄零淡淡的開口道。

  “嗯。”南極戰神郭淮的話更是簡練。

  “不去看看?”一旁的大地戰神項驚一裂嘴。

  “不是什么阿貓阿狗說見就能見我們的,不然還不煩死?”北極戰神東方明含笑道。

  “現在昆侖域戰事已起,還是去見見吧。不然是敵是友我們都不知道,總歸無禮了。”人和戰神公孫洛道。

  “好吧!我去看看。”南極戰神郭淮見公孫洛開口,點了點頭,一催火眼金睛獸便離開眾人準備去見哪位不速之客。

  “不用去了。”七彩落霞雕上的天空戰神突然開口道。

  “?”眾人聞言皆是一愣。

  “他來了。”天空戰神劉飄零接下來的一句話,瞬間讓眾人釋然。

  在眾人的視線之中,一位白衣少年腳踏白云,一步一步、不緊不慢的獨自一人向大軍走來。那種淡然出塵,讓五位戰神皆是微微一愣。

  “來者何人?欲意何為?”既然對方點名找自己,南極戰神郭淮看著來人開口道。

  “天皇宮的大軍?”白一凡問道。

  “即知是太極天皇宮的大軍,你還不讓開?”北極戰神東方名淡淡的說道。

  “前往南天門助陣?”白一凡沒有理東方名,反而接著問道。

  “你。”北極戰神東方名見被白一凡直接無視,頓時火就上來了。

  “你先別說話!”白一凡雙目一凝,冷冷的看了東方名一眼道。那種直沖靈魂的寒意讓北極戰神東方名下意識的語塞。

  “你是何人?膽子不小嘛!”大地戰神項驚見北極戰神被對方沖得一愣。不由得開口道。

  “我是誰?很重要嘛?”白一凡冷冷的笑道。

  即不能拉到自己這一方,那太極天皇宮便是敵人;因為唐琴的緣故,白一凡已經把西斗五極戰神視為敵人。即為敵人,那自然沒什么好客氣的。

  “咯咯,有意思。不是誰不重要,那你說說什么才重要?”天空戰神劉飄零突然笑起來。

  “重要的事?重要的事是你們做出了錯誤的選擇。”白一凡說著已經把麒麟金蕭與高山流水拿了出來。

  “錯誤?例如呢?”天空戰神劉飄零煞有興致的問道。

  “你們不該出兵!”白一凡冷笑道。

  “你一個區區凡間的修煉者便如此大言不慚地對帝君之事指指點點,可知已犯逆天大罪?”北極戰神東方名聞言頓時大怒。多少萬年了,又有誰可以對陳勾上宮天皇帝君指指點點?現在這個修為很一般的少年居然不知天高地厚的指斥帝君,這還了得?

  “怎么?你問也不問為什么就準備鎮壓與我了?”白一凡見狀,心中更是惱火,大聲喝道。

  “憑你也配?對話那是要以身份、實力同等級別的籌碼才有資格的!”北極戰神東方名冷笑道。

  “是嘛?那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的來?”白一凡雙目一凝冷笑道。

  “玉帝法旨所言果然不虛,讓我拿下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犯上的小賊!”北極戰神大怒,一催座下烈焰獸,不等其他幾位戰神回應便晃動嗜血爆炎戟沖向白一凡。

  他真是火了,白一凡不僅對他們心中高高在上的陳勾上宮天皇帝君不敬;還直接蔑視五極戰神,居然開口來句“你們是一起上,還是一個一個的來?”很明顯,在北極戰神東方名的眼中這簡直就是作死的節奏,無知般的囂張。現在自己去拿下這個小子,把他剝皮抽筋,挫骨揚灰;才能解心頭之怒。才能讓那些不知尊卑的人間界知道神靈的威嚴不可違背,不可褻瀆!

  “既然不用講道理,我就來吧。別怪我沒提醒你,你不是我的對手!”白一凡見狀,一聲冷笑,抽身已閃到北極戰神東方名的左側,飛起一腳正踹到他的脖子上。

  “轟!”一聲巨響,北極戰神還沒明白怎么回事呢,便已倒飛而出。

  “啊!我要殺了你!”北極戰神東方名暴跳如雷,手中的嗜血爆炎槍血光大盛,一道紅芒直奔白一凡的胸口。

  “殺人嘛?我也會。”感應到那嗜血爆炎槍紅芒中冤魂的凄厲慘叫,白一凡冷冷的一聲低吟。

  很明顯,身為五極戰神,他們手下慘死的人,妖,仙,魔,神太多了。以至于嗜血爆炎氣昂頭上纏繞著無數的鬼氣,白一凡不知道這是不是北極戰神無意殘留的戾氣,還是有意為之的手段。但這種殺人連靈魂都不放過的霸道手法,讓其心中大怒。

  “既然無法善了,那你去死吧!”白一凡手中的麒麟金蕭突然光芒大盛,而另一只手中的高山流水從另一側化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啊”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