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天革 > 第七百三十九章 跟玩似的

第七百三十九章 跟玩似的

  一個白階九層,

  在這次的比試中,應該是最高的。

  倒也能讓陳煉眼前一亮。

  反過來說,

  表面只有白階中段的陳煉,

  倒是他自己顯得有些一般。

  雷皇,如同其名字,

  全身褐色的皮膚,

  而且身材纖瘦。

  當管事一聲令下,

  “開始!”

  陳煉倒是一身輕松,

  這也沒有出乎別人的意料。

  而雷皇卻在一瞬間,雷電纏繞,

  在別人眼中,那是何等的可怕。

  普通人就是被電給擊中都要陰陽兩隔,

  而雷皇全身雷電纏繞,

  那頭發更是全部豎起,

  猶如兇神一般,

  怒目注視著前方的陳煉。

  誰都不會懷疑,

  任何一瞬間,

  雷皇都會發出突然襲擊。

  戰事一觸即發,

  然而陳煉的輕描淡寫,

  別說氣息,或者要動手武技,

  就連一個像樣的守勢都沒展現出來。

  絲毫沒把雷皇放在眼中,

  當然大多數人都以為陳煉先前只是運氣好,

  其中也包括雷皇,

  很不幸,他先前沒有看過陳煉比試的過程,

  因為天生雷皇自我有一種傲氣。

  這大概是他的優勢,更可能是他的劣勢。

  所以,當看到陳煉如此一臉瞧不起自己的模樣,

  他憤怒了,忍不住了。

  瞬息間消失在眾人面前,

  就連地面上都依舊留著火苗,

  可以想象,雷皇的速度有多快,

  可讓人不明白的是,

  雷皇既不是沖向陳煉,也不是躲到陳煉的身后,

  而是直接飛到半空,

  因為他沒有到紫階,

  所以想要飛上天空,

  就必須要有足夠的速度,

  但飛到空中的目的呢?

  陳煉晃晃悠悠地將頭抬起。

  底下其他人也都跟著看了過去,

  沒想到在半空,

  雷皇倒立,指間超下,

  那指間正在徐徐燃起藍色的火光。

  比起之前陳煉對付的幾人,

  這個雷皇似乎根本不在乎任何東西。

  就是要將陳煉擊敗為止。

  如此,陳煉也不給他什么好臉色,

  反正都已經到了四強了,

  總要有點表示不是?

  喚出一把不知什么時候搞到的桃木劍。

  周圍有的人忽然笑道,

  “這人難道是做法式,超度亡靈的?”

  陳煉絲毫沒有猶豫,

  雷皇的速度何其地快,

  陳煉也在段時間內,

  將氣息匯聚到木劍的頂端,

  跟著就看到,那雷電被陳煉的木劍給劈得分散到了兩側。

  “不是說雷能劈人嗎?怎么如今翻過來了?”

  臺下一輪紛紛,

  臺上雷皇絲毫沒有因為這第一擊的挫敗,

  而有什么多余的想法。

  相反,他此刻才終于肯定了陳煉的實力,

  即便很多人都覺得木頭是絕緣的,不通電的。

  如此,雷皇極為認真,

  他知道陳煉能夠如此輕松地化解了自己的一擊,

  定然已有所準備。

  這個時候,他不顧別的,

  見陳煉手中有了木劍,

  他便靠著自己的源靈之氣,

  幻化出一把雷劍。

  能在白階,將雷電化成形,

  這已經不是一般的白階高手所能達到的了。

  雷劍閃耀無比,

  而且形狀也不怎么規則,

  在空氣中,沒掃過一個地方,

  你都會聽到嘶啦嘶啦的聲響。

  當即,

  一劍刺過去,

  陳煉毫不示弱,

  有劍直接扛住,

  兩邊看樣子勢均力敵。

  雷皇反應極快,

  既然電不死你,那就將你的木劍給鋸了。

  過不起來,他加速了雷劍的運動速度,

  看起來猶如一把電動鋸,

  表面在不停地運動,

  隱隱地,陳煉看到自己的木劍有被割開的痕跡。

  陳煉不由分說,

  直接退后分開,

  可雷皇絲毫不給他機會。

  緊跟其上,

  無奈,用白階的實力打,恐怕還真不簡單。

  陳煉想了想,順勢丟了張符錄下來。

  下一秒,兩人之間隔出一道氣墻。

  雷皇怎么刺都無法穿透。

  許多人都看傻了,

  這墻為何如此堅硬,雷皇的劍壓根都頂不過去。

  “切,那是自然,畢竟是我銀階時候做的符錄,

  能那么容易被你給破了?”

  陳煉要緩一緩,

  倒不是打不過,

  只是他在想后面的決賽比試。

  如今露出太多,恐怕到后面會有煩。

  只能化被動為主動了。

  這回他不再耽擱,

  讓對方一個個武技逼迫自己顯露,

  倒不如直接早些勝了得了。

  一指寒冰,

  直接飛出七八根冰針。

  看著沒什么,雷皇自以為是,

  打算硬接。

  可惜沒一根能接住,

  就點用雷劍擋都沒擋下來。

  就這點,所有人如果再沒反應過來,

  就真是白癡一群了。

  為何?

  這充分說明,陳煉在運用氣的時候,

  其細密程度遠高于雷皇,

  而能所有的針都可以穿透,

  那必然高出不少。

  但讓他們奇怪的時候,表面看陳煉境界不高啊!

  直接扎在雷皇的身上,

  入肉六份。

  一陣悶痛,

  這還不算什么,

  關鍵是在后頭,

  跟著陳煉收起了氣墻,

  直接一點點地想雷皇走過去。

  見陳煉如此不在乎,

  雷皇一怒,

  掌心擊出一道紅色雷電。

  然后不知為何,這雷電沒飛出去半米就追落了下來。

  以至于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的武技怎么會出閑著中問題。

  來到跟前,陳煉淡然道,“你被我擾亂了氣息,

  如今的武技能發揮出原來三層實力就不錯了。”

  跟著那雷劍也是越來越小,即將要有熄滅的風險。

  就算雷皇想要怒吼一聲,使出自己最強的招式,

  可被封死了,他無法辦到分毫。

  無奈,雷皇致死不同意放棄,

  陳煉只得按照先前的做法,將雷皇清楚擂臺。

  可不曾想,陳煉感覺到有什么東西拓然侵入了雷皇身體。

  下一秒,好在陳煉反應夠快,

  直接被雷皇的掌法給拍了一掌,

  但因為快,所幸問題不大,

  嘴角邊微微露出一絲血跡。

  再回頭看向整個比試場,

  他發現,所有人中竟然有一人在對他發笑。

  此人便是先前那個看似沒境界的選手。

  陳煉沒有多余的目光繼續盯著,

  反正早飯都要決一死戰。

  另一邊雷皇像是得了寶似的,

  他覺得,這運氣,下面他要使出全力攻擊。

  又是一個瞬間,

  陳煉還沒來得及轉身,

  雷皇已經湊到他胸前,

  眼看那雷劍就要刺穿他的胸膛,

  跟著,他竟然被不可思議地停滯在了空中。

  雙腳離地,既不能前,也不能后。

  陳煉緩緩轉過頭,

  “現在知道差距了嗎?我是沒工夫跟你胡鬧,

  投降不?”

  還是那話,雷皇死活都不肯。

  既然如此,陳煉用神識將雷皇快速地一動到了擂臺外面,

  而后直接一松,跟著整個人掉了下去。

  在場的所有人都看傻了。

  陳煉對付雷皇就跟玩似的,

  連手都不用。

  這樣的實力,虧得他們先前都以為是運氣。

  如今看,這就是實力差距太大,

  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以至于牧恒在遠處看得激動不已,

  而他父親更是不知該說什么。

  “姐,看吧!我大哥,我敢打賭,他起碼是紫階的高手。”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