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掌歡 > 第251章 拒霜
  駱笙點頭:“不錯。在王府被重兵團團包圍的夜晚,街上出現一個與寶兒年紀仿佛的孩子,總不能是隨便從大街上撿來的。何況那么多官兵看著,也不可能把隨便弄來的嬰兒當作寶兒摔死。那個孩子定然是被人帶著闖出王府,不幸落到了那些官兵手里。”

  秀月默默聽著,神色不斷變幻。

  駱笙語氣平靜:“你當時可能只看到了冰山一角,奉命帶著嬰兒往外闖的恐怕不止楊準一人。”

  秀月隱隱明白過來:“那小七”

  “當時很可能把王府所有適齡嬰兒都偽裝成寶兒,由人護送著出去。小七與那名嬰兒乃至真正的寶兒都在那些嬰兒之中。”

  王府上下人口眾多,找出與寶兒年紀相仿的數名嬰兒并不難。

  其中一名帶著嬰兒的侍衛被官兵攔下來,那名嬰兒被當眾摔死,成了鎮南王府小王爺當晚身亡的定論。

  而楊準則帶著小七成功逃了出去,至于真正的寶兒駱笙想到駱大都督,思緒翻騰。

  真正的寶兒因為某些不為人知的原因,被駱大都督悄悄帶回了駱府,恰逢駱夫人沒過幾日生產,于是作為孿生子之一成為了駱辰。

  至于駱大都督為何這么做,則是她之后需要探查的。

  駱笙深深看秀月一眼,輕嘆道:“那一晚,可能不是你湊巧看到了楊準帶著嬰兒離去,而是楊準特意來看你一眼”

  秀月陡然紅了眼圈。

  那一晚的一切歷歷在目,楊準看她的那一眼,在她夢里出現了無數次。

  原來,是他特意來與她道別嗎?

  秀月想哭,眼中卻一片干澀,只能狼狽揉了揉泛紅的眼角。

  “去忙吧,酒肆該開業了,不能少了你這個大廚。”駱笙溫聲道。

  秀月用力點點頭:“嗯。”

  郡主說得對,她們還有很多事要忙,一味沉湎過去沒有半點用處。

  那些傷痛她已經沉湎了十二年,如今僥天之幸找到了郡主,要向前看。

  秀月悄悄離開,只剩駱笙獨坐房中。

  秋末的天黑得早了,到了該掌燈的時候,屋內卻一片昏暗。

  駱笙久久沉默著。

  先是認定了小七是寶兒,而今卻發現駱辰才是寶兒,說對她沒有一點沖擊是不可能的。

  還有駱大都督,他明明是領兵圍殺鎮南王府的人,又為何救下駱辰?

  駱大都督與父王之間是不是有著她不清楚的淵源?

  駱笙起身向外走去。

  大堂中已是燈火通明,一副店小二打扮的盛三郎等人在堂中穿梭。

  “主子,您要吃點什么?”石焱立在老位置,問衛晗。

  衛晗目光從柜臺邊收回,問:“駱姑娘呢?”

  石焱想翻白眼。

  主子問得真夠直接的,這么直接您可早點把駱姑娘娶回去啊,天天跑來只知道吃,急不急人啊。

  “駱姑娘在后邊。”

  石焱正說著,衛晗已經向大堂通往后院的門口處看去。

  駱笙走進來,神色與往日一般平靜。

  衛晗眼看著她走到柜臺邊,視線在高幾上擺著的一個大肚長頸青瓷花瓶上落定。

  這一刻,衛晗莫名生出一絲緊張。

  他不知道今日帶來的禮物與之前送的菜刀、菜譜之類相比,是否更得駱姑娘喜歡。

  當然,更多緊張并沒有。

  給駱姑娘送禮物不是第一次了,這次倘若不喜歡,再換別的就是。

  不過還是希望她能喜歡。

  女孩子應該都喜歡吧?

  而駱笙盯了青瓷花瓶中的芙蓉花一瞬,下意識向臨窗那桌望去。

  平白無故多了一簇芙蓉花,除了時而帶個小禮物來的開陽王,她想不出還會有別人。

  那里果然有著熟悉的緋色身影。

  那人沖她微微揚了揚唇。

  駱笙飛快收回目光,垂眸盯著豐姿艷麗的芙蓉花。

  芙蓉花,又名拒霜花,也稱愛情花。

  她又看向衛晗。

  開陽王是什么意思?

  駱笙走了過去,直接問:“花是王爺帶來的嗎?”

  衛晗大方承認:“送給駱姑娘的。”

  “王爺帶回去吧,那花我不喜歡。”駱笙語氣并不冷漠,甚至有些溫和,卻透著堅決。

  在他知道她那么多秘密之后,在那個凄風苦雨的夜晚,在朝花冰冷的尸體旁,他給她的那個擁抱太過溫暖,讓她難以再把他當一個敵對的人。

  但也僅止于此。

  這有著凄美愛情傳說的芙蓉花,她是不能收的。

  “駱姑娘不喜歡?”衛晗仔細看了那簇芙蓉花一眼。

  深紅淺白,艷若云霞。

  分明很好看。

  不過既然駱姑娘不喜歡,那就算了,明日他再帶別的花來。

  可惜是這個時節,除了開得正好的芙蓉花,只有幾種菊花還不錯。

  “那我吃完飯把花帶走。”

  “王爺慢用。”駱笙轉身回到柜臺邊。

  酒客漸漸多起來,有熟面孔,也有生面孔。

  紅豆招呼完客人,拉著蔻兒咬耳朵。

  “蔻兒,你看那桌的兩個人,是不是又準備把酒菜偷偷打包塞衣裳里帶走呢?”

  當她瞎呢,進來時肚子是平的,離開時像是懷胎五月,吃多少盤鹵牛肉能把肚子吃成這樣啊?

  第一次有人這么干就被她發現了!

  她本來要過去趕人,卻被姑娘攔住,沒想到這些人一而再再而三,根本不打算收手。

  蔻兒不以為意抿了抿嘴:“姑娘不管肯定有姑娘的道理呀,你就別瞎操心了。”

  二人正說著,就見駱笙走到了那一桌。

  那桌坐著的是兩個面容尋常的年輕人,一見駱笙過來登時心提到了嗓子眼。

  不緊張不行,懷里和袖子里正散發著香味呢。

  主要是怪今日的肘子肉太香,容易暴露。

  “打擾二位客官一下,有個事要問。”

  二人齊齊咧嘴笑:“您問。”

  “燙不燙?”

  二人一愣,隨著駱笙手指之處低頭看了看微鼓的肚子,而后臉色大變,起身就要跑。

  “站住。”

  雖是淡淡一句話,拔腿要跑的兩名年輕人卻一下子定住了身形。

  大都督的掌上明珠啊,不敢不聽的。

  “您還有事?”一名年輕人硬著頭皮問。

  不能慌,再慌藏在懷里的肘子就要掉下來了。

  駱笙把手上拎著的食盒放在桌上,平靜道:“冬日快到了,以后酒肆出售的都是熱菜,還是用食盒裝吧。”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