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穿越小說 > 我是這樣的作者 > 第三百零六章 除了定襄侯,我們誰都不認!

第三百零六章 除了定襄侯,我們誰都不認!

  李懷心里正感慨著,心頭越發復雜起來,但正在這個時候,忽有快馬過來,通報二人,說是前方斥候傳回了消息,說是在前方發現了小股的賊兵兵馬。

  那白將軍聽聞之后,哈哈一笑,便道“既然斥候發現了小股賊兵,又傳過來了,那咱們這幾萬人的兵馬,肯定是藏不住了,也無須隱藏,正像君侯所說的那般,咱們現在是起堂堂之兵,以正勢而克敵!可謂無敵!”

  李懷聽聞,微微點頭,神色中說不出從容不迫,可心里卻忍不住苦笑,暗道自己當初為何要嘴賤,多說那么幾句話,就是為了裝個局面,結果當時一時爽,現在根本下不來臺!

  越想,他越是后悔,可惜這事當時沒有發酵,過了兩天才真正顯現出來,那時候就算是想要回溯,但在消耗了大量槽點抽取技能之后,李懷也是力有不逮了,他必須得留下槽點,以作后用。

  人人正說著,又有兵卒過來,說是幾家將領都聚在一起,等著李懷過去,跟著又對著那位白將軍說了一句。

  那白將軍聽罷,揮揮手,就讓通報之人先去,自己則對李懷道“君侯,您可得快點過去,因為那邊肯定又吵起來了,若是您去得晚了,說不定還要打起來。”

  李懷頓時眉頭一皺,感到頭大如斗。

  另一邊,也有人過去給前面的那位武將軍通報了一聲,這人馬上便暴喝一聲,隨后便一個翻身下馬,大步流星的走到了李懷的跟前,笑道“君侯,您得了消息吧,事不宜遲,咱們趕緊過去,我可是迫不及待的要與諸位同僚交流一下此戰心得!”

  李懷一聽,這心里更是煩躁,心道,之前那次,可就是你找小子鬧騰的最厲害,你若是過去了,沒事也要鬧出事來!

  那武將軍見李懷并不回應,面露恍然之色,就點頭道“是了,您可得最后登場,也好壓住局面,而且剛剛還有軍情傳來,前面又有變化,您還得觀察觀察局勢!那我老武就先過去給您奠定個局面,也好讓他們知道厲害!”

  李懷一聽,便坐不住了,一個翻身從馬背上落地,直接道“不用這樣,我等同去,同去。”

  白將軍在旁邊笑道“老武啊,你這惹禍的本事,君侯已經認識到了,要是放任你過去,那等君侯再去的時候,就只能做個評判了,評判到底是因為什么打起來的。”

  那武將軍立刻就抗議道“你怎能憑空污人?某家可是君侯的支持者,無論君侯做什么事,某家都是全力支持!此番過去,也是為了君侯站住局面!”

  李懷一聽就驚了,這些日子以來,他可是已經知道了這位武將軍是個什么樣的人物,要是按著他的說法,都是嘴上喊著是支持自己,可別讓人給誤會了!

  白將軍更是忍不住笑了起來,說道“切莫這般說辭,否則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去搗亂、鬧騰,都是君侯的主意,這才是憑空污了人名!”

  武將軍還要再說,白將軍卻是道“行了,也別在這里耽擱了,軍情如火,我等耽誤了也就罷了,可被讓君侯不能及時知曉前線變化,那說不定還要拖延平息戰亂的機會,你那點賺取戰功的心思,可就難成了。”

  武將軍一聽,下意識的點頭道“正是,正是,不可耽擱,君侯快往……”隨后回過神來,眉頭一皺,“你這話什么意思?又是憑空污人清白,我怎么就只是賺取戰功的心思了,我是真心佩服君侯!”

  李懷聞言微微點頭,可是這心里,卻是忍不住搖頭。

  畢竟這位將軍之前是怎么“支持”的,他可都還記得,于是李懷便主動中斷了這個話題,道“咱們也別耽擱,還是趕緊過去,搞清楚情況吧。”

  這話一說,其他兩位將軍也都點頭同意,便都離了坐騎,朝著后面走去。

  他們所在的隊列正在行軍,整個行軍的隊伍十分龐大,來來去去足有幾萬人,具體到局部,人數更是不少。

  李懷他們所在的地方,既不再隊列的最前面,也不再最后面,無論是往前看,還是往后看,都能看到連綿人群。

  不過,比起其他地方的兵卒,他們周圍的兵馬要井然有序的多,一看就是個中精銳。

  隨著諸多命令下達,兵卒便都停步修整,簡單的營帳被迅速搭建起來。

  行走了好一會,他們來到了一頂帳篷的外面,人還沒有走進去,就聽到了里面激烈的吵鬧聲——

  “哦?張將軍,你們淮西的兵馬既然這般精銳,那不如攻打洛陽城的時候,就讓你的人打頭陣,也好讓我們瞧瞧,你是怎么教我們禁軍打仗的!”

  “姓顧的,你別拿這個話來激我,這場仗要怎么打,如何打,誰來打,可不能聽你的,聽你的,聽你們禁軍的,聽朝廷上那群當官的,是個什么下場,不用我說了吧?我們除了定襄侯他老人家,誰的命令都不聽!誰都不認!”

  “不錯!老張說的,也是我等的心意,按著原來的戰略打,就是一路潰敗,但只要定襄侯坐鎮,必然大勝,老子等人出來,是為了殺敵報國,是要來立功的,不是帶著兄弟們來送死,還給他們朝廷上的貪官污吏送福利的!”

  “老唐說得對,好嘛,我等在前線流血流汗,他們倒好,派出幾個世家的小崽子過來摘桃子,若說這些小崽子有些能耐也就罷了,可惜,也沒有,十個里面倒是有八個被擒了,剩下兩個,還有一個是窩囊廢,像個烏龜一樣龜縮!”

  “朱涇次,嘴巴放干凈點!”一個滿漢憤怒的聲音響起來,“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朝廷諸公,也是你能隨便議論的?”

  “嘿!小崽子忍不住了?老子說的就是你這蔣家崽子!”

  “爾敢!”

  “不錯,朱涇次,嘴巴干凈點!我等禁軍,非汝可辱!”

  “怎么著,欺負我們鎮軍?你們很能打嗎?”

  “找死!”

  “干死他們!”

  短短時間,內里群情激奮,那種劍拔弩張的氣氛,隔著帳篷都能感覺到,李懷暗道不妙,趕緊掀開帳簾,走了進去!

  我是這樣的作者

  我是這樣的作者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