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玄幻小說 > 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 > 第七百六十七章 銀翼夜叉

第七百六十七章 銀翼夜叉

  “銀翼夜叉長城上怎么會有銀翼夜叉”王嬋驚駭的叫出聲來。

  周文皺眉盯著那從雙耳壺中出來的生物,只見那是一個背生雙翼的惡鬼,整個身體好似白銀鑄就的一般,眼中卻閃爍著血眼,看起來無比的邪惡詭異。

  可以肯定,那是一個次元生物,而不是伴生寵。

  銀翼夜叉這個名字,其實周文也聽說過,在次元風暴過后沒多久,一些沿海的小城市,曾經出現過幾次銀翼夜叉的身影。

  因為銀翼夜叉十分嗜血,所以每一次銀翼夜叉出現,都給人類帶來了恐怖的災難,甚至有一些地方被屠城。

  不過最近二三十年,很少再看到銀翼夜叉出現,帝都這種地方,更是從來沒有出現過。

  周文也只是聽說銀翼夜叉很可怕,有可能是神話生物,但是沒有真正見過。

  “姐夫,快跑。”王嬋拉著周文就跑,她很清楚銀翼夜叉有多可怕。

  因為王家內就有當初銀翼夜叉在一座小城內屠殺的視頻,銀翼夜叉不僅是神話生物,而且它的速度極快,體魄和力量也很恐怖,一般人類根本看不到它的身影,就已經被銀翼夜叉割下了腦袋。

  現在王嬋已經很后悔帶著周文進入次元領域,否則也不會遇到這么大的麻煩。

  “我早就說過,你不該和別人一起出來,只有我才能夠讓你不再被厄運糾纏。”蕭斯在旁邊說道。

  此時蕭斯心中非常得意,銀翼夜叉當然不是無緣無故出現在這里的,雖然銀翼夜叉并不是伴生寵,而是貨真價實的次元生物,可是這并不意味著,沒有人能夠控制它。

  事實上放出銀翼夜叉的人就是蕭斯本人,只不過銀翼夜叉并不是他的寵物,他也無法指揮銀翼夜叉,真正在起作用是那一個雙耳壺。

  那個壺本身就是一個神奇的物品,在南區有著惡魔之壺的稱號,是從南區一個神秘的次元領域中弄出來的寶物,最后輾轉落入了蕭家手中。

  惡魔之壺內并沒有真正的惡魔,但是卻可以將某種特定類型的次元生物封印于惡魔之壺內。

  蕭家花費了不小的代價,找到了銀翼夜叉,并且把它收進了惡魔之壺內。

  雖然沒有辦法控制惡魔之壺內的銀翼夜叉,不過卻可以選擇性的開啟或者封印惡魔之壺。

  也就是說,蕭斯掌控了惡魔之壺后,就擁有了把銀翼夜叉放出來或者收回去的能力。

  而銀翼夜叉本身就非常嗜血,一但被放出來,就會大肆殺戮,唯一的缺點是不分敵我,一般也只會選擇人類和靈魂作為殺戮目標。

  雖然惡魔之壺對于突破次元領域沒有太大的幫助,但是如果用于對付人類,那卻是一件大殺器。

  蕭斯告訴王嬋,他可以控制自身的命格,實際上那卻是不可能的,所以只要有他在旁邊,王嬋的厄運女神命格就不會發生太大的效用。

  蕭斯原本也沒有打算讓王嬋的命格起作用,他不喜歡那些不確定的因素,只想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

  “吼”銀翼夜叉從惡魔之壺中出來之后,發出驚天咆哮,身上銀光爆發,恐怖的沖擊波隔著幾百米,都把王嬋和蕭斯震的摔倒在了地上。

  下一秒,只見銀翼夜叉展開雙翼,剎那間劃過了數百米的距離,出現在了還站在那里的周文面前,身上的氣勢無比狂暴,宛若一只自地獄而來的惡魔。

  “不要”王嬋后悔之極,后悔自己不該帶周文出來,后悔自己不應該奢望像個普通女孩一樣上學交朋友。

  蕭斯假裝摔倒在地上,眼中卻滿是殺機:“沒有人知道惡魔之壺和銀翼夜叉是屬于我們蕭家的,無論這個家伙是誰,他被銀翼夜叉殺死,也不會有人能夠把這筆賬算在我頭上,沒有了他,一切都會回歸正軌王嬋終將入我蕭家”

  兩人心思各有不同之時,突然看到周文拔出了腰間的刀,斬向了前面的銀翼夜叉。

  蕭斯心中暗自冷笑:“銀翼夜叉何等恐怖的存在,又吞噬了那么多的不死戰魂,又豈是一個人類的一柄刀能夠匹敵的”

  “姐夫,對不起”王嬋大聲喊著,心中已經滿是懊惱和后悔,眼淚都從眼角滑落了下來,悲哀的想著:“我就不應該奢望”

  可是下一秒,蕭斯和王嬋卻同時驚愕地瞪大了眼睛。

  只見銀翼夜叉在周文面前,被竹刀直接劈成了兩半,轟然摔在了地上。

  “不不可能”蕭斯張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地看著周文和他腳邊的銀翼夜叉尸體,他根本不能相信,神話級的銀翼夜叉,竟然就這么死了。

  王嬋也楞在了那里,臉上還掛著淚水,可是表情卻變的奇怪之極,剛才的悲傷表情還沒有完全收斂,又混合了一種驚愕的表情。

  “你說什么”周文從銀翼夜叉的尸體中,撿起了一枚銀色的蛋狀物,然后回過頭來看向王嬋問道。

  “沒沒什么姐夫你好厲害這是銀翼夜叉的伴生卵嗎”王嬋破涕為笑,一下子從地上跳了起來,拉著周文滿臉喜悅的說道。

  “我想應該是吧,不過這么弱的次元生物,估計伴生寵也很弱,沒什么用,你喜歡的話,就拿去玩吧。”周文隨手把銀翼夜叉的伴生卵拋給王嬋。

  蕭斯眼角抽搐,恨不能上去抽周文兩嘴巴。

  那可是銀翼夜叉,銀翼夜叉啊,蕭家封印了銀翼夜叉那么久,也沒有想出什么辦法能夠把它殺死,更沒有想到,銀翼夜叉死后竟然這么好運的爆出了伴生卵。

  周文殺了銀翼夜叉不說,爆出了伴生卵不說,他竟然還抱怨銀翼夜叉太弱,這讓蕭斯恨的牙都快要咬碎了。

  可是周文并沒有心情理會蕭斯是什么表情,他的身形一晃就消失不見。

  “不好”蕭斯大驚失色,他已經猜到了周文去了哪里。

  銀翼夜叉雖然很難封印,但是以后畢竟還有機會可以封印,死了也就死了,可是如果那惡魔之壺都被周文拿走了,那就什么都完了。

  蕭斯連忙命令自己的命魂,想要把惡魔之壺先一步拿回來,他對于自己的命魂還是很有自信的,畢竟先前他就是利用自己的命魂,無聲無息的把惡魔之壺放在了烽火臺上。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