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殘魄御天 > 第九百三十七章 奇犽絕刃

第九百三十七章 奇犽絕刃

  “獺牙府主,聽聞府主在墮魔灣中得到了一把神兵魔刃名曰奇犽,我等都是為了一睹風采才來的,希望府主你不要吝嗇,取出讓我等一觀開開眼界如何?”

  一位水府的府主說道,這些府主無一不是混沌境,現在卻對一個生死境的獺牙客客氣氣。

  “嗬嗬~窮獅府主還是這般著急,大家盡可安心,我保證今天讓大家都能見到奇犽絕刃,所以大家大可先將自己的東西拿出來,等都拿到心悅的寶器之后再目睹魔刃的光彩豈不是一件快事嗎?”獺牙笑著說。

  “獺牙府主說的是,諸位請看~”一位全身藍色的海妖府主率先起身,在他的手中有一塊整體是四方體的方塊,看起來沒有什么特別。

  “狂螨府主,你手里的四方水晶是什么法器嗎?你該不會拿一顆水晶來忽悠我們把。”其他人都表示質疑。

  “切,你懂什么。我手中的寶器名叫海立方,能盛四海之水,是在洶涌的深海暗涌里偶然得到的。”狂螨自傲的說。

  大殿里的一眾海妖都愣愣地看著那巴掌大的小東西,裝四海之水,如果他說的是真的,那這的的確確是一件超級至寶。

  可是眾妖轉念一想又覺得不對了,如此一件至寶他會舍得拿出來?這怕不是為了能換到好東西才夸大其詞的哦,很多人都用懷疑的目光看著他。

  “我說狂螨,你說能裝四海的水就能裝四海的水啊,難道你試過?”有海妖質疑道,這個質疑可是合情合理的,不可能紅口白牙任人去說。

  “額,這個嘛,它的確是能裝四海的水,只不過….只不過意識要夠強大,同時還消耗本源之力。所以…..”狂螨有點繃不住,他當然試過,可是解決很尷尬。

  雖然說這個海立方盛裝海水的比例和本源之力的比例是一比一百左右,這是由意識強度決定的。但是就算是一億個他自己的本源之力乘以一百也不可能和海水的量相比。所以所謂能裝下四海只是理論上成立。

  “那這東西有什么用,你這個老家伙還是這么愛故弄玄虛。”其他海妖盡皆無語。

  不過也因為有他的開頭,大家也暫時將那奇犽絕刃給忘記了,各自開始交易起來。

  “獺琥,全都記下來,呈報宮主。”

  就在大家都拿出自己的東西交換時,獺牙對著旁邊的人吩咐道。他看著一件件的寶物嘴角冷笑,眼中盡是貪婪之色。

  這場大會也持續了大概一個時辰才逐漸接近尾聲,值得一提的是有一面小旗子也在這些拿出來的交換物品里,如果是秦宇的話他肯定會認得,那正是之前雷家逃走的那個白袍男子所催動的魔云旗。

  “看來大家都得到了自己心悅的法寶,今日宴會一散,再聚之日又是五年了。還真是有些不舍啊。”獺牙說道。

  “獺牙府主,不知道現在可否取出那奇犽絕刃一觀呢?”

  現在所有人都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也算是心滿意足了,至于這奇犽絕刃,縱然他們有這個心也沒這個膽去拿去搶,否則那就是在作死。因此只求看一看也就算了了心愿了。

  “這是自然,獺姆。”

  他站起身來,身旁的女妖離開片刻,當她再次出現時,手里已經捧著一個長長的匣子。這個匣子寬三十厘米長一一米五左右。整個匣子既不華麗也不是精雕細琢,感覺有些粗制濫造。

  “各位請看,這就是從墮魔灣的妖魔海底得到的奇犽絕刃。”獺牙來到那劍匣面前。

  “獺牙府主,像這樣的魔刃神器為什么不弄個好點的器匣,用這個器匣是不是太寒酸了點。金獺水府應有盡有,不至于一個器匣也沒有吧。”

  “沼淵府主有所不知,這器匣乃是跟隨絕刃一起被發現的。奇犽嗜血,非此匣不能鎮。一旦離開此匣,恐怕四海之內沒有人能鎮得住!”

  獺牙神色嚴肅起來,但是有了一開始狂螨的夸大其詞在前,眾妖都不是很相信他的話。

  “看起來大家都不怎么相信,那就讓大家親眼看看!”

  獺牙向前走一步,雙手輕輕地撩起器匣匣縫處的兩個扣子,旁邊另一個女妖上前一同捧著器匣,所有妖都目不轉睛聚精會神地注視著他的動作。

  他的雙手緩緩地開啟匣子,一陣陰寒的暗紅色魔氣浸入水中。一縷縷的魔氣豎直地向上蒸騰,看起來就像是一縷縷的煙霧。獺牙身上的本源之力在急速地消耗,但是除此之外大家并沒有感覺到里面的絕刃有什么恐怖威能。

  隨著那器匣的打開,暗紅色的魔氣越來越濃,一開始是向上蒸騰似煙,而現在是濃稠向下,就像是陳厚的霧氣那樣流淌出來。基本看不出里面的絕刃長什么樣子。

  很快這魔氣就沉在了水滴,大殿里眾妖的腳下都彌漫著這樣的魔氣,哪怕是在海水之中,在海底之下,這魔氣都沒有被沖散,整個大殿地面都被魔氣所彌漫。

  當整個器匣打開一半的時候,獺牙的手突然猛拍匣底,整個匣子反轉,打開的那面對著兩個女妖,獺牙毫不猶豫的掰開器匣。

  器匣打開的一剎那,一陣紅光迸發而出映照在兩女妖的臉上。那流淌的魔氣化作一個只巨大的魔爪從那匣子之中伸出,一把便抓住了第一個女妖。

  一聲凄厲的尖叫震顫人心,那魔爪落下之時,被抓住的女妖整個身軀被抽干,一瞬間在所有人的眼前化成了皮包骨,接著整個人都化成了血霧狀態,被那只手抓進了器匣里。

  所有海妖頓覺一個激靈毛骨悚然,大家全都不約而同的低頭看了看腳下那已經快要沒過膝蓋的魔氣,從那霧氣騰騰的魔氣之中仿佛看到一只只的魔爪伸出。一個個混尊生死境全都開自己的本源驅散魔氣護體,而這些魔氣就像是有意識一樣的撲騰上來。

  那還剩下的另一只女妖早已經驚呆了,根本都來不及反應,獺牙將整個匣子打開,另一只手也伸了出來抓住了女妖的脖子。到現在所有海妖就知道獺牙所說的話不是假的了,那迸射的紅光穿透了水府直接映照到了海面上。

  被這光芒照到的所有魚和其他生靈都像之前那女妖一樣化成了血霧被吸入匣中。眼看著那第二個女妖也要葬送性命,就在這時,從那血霧之中一束銀光劃過。

  “什么人!!”

  獺牙一震,手里的劍匣和那面前的女妖竟然都消失不見了,所有人的目光順著那銀色光芒看去,在大殿的正門前,一個身穿黑色風衣帶著面具的人憑空出現。

  在他的左手之中抬著那紅光肆意魔氣蒸騰的器匣,右手則是攔著還在驚魂之中的女妖,一雙眼睛里滿是混沌,嘴角勾勒著無比邪魅的笑容,身體周圍環繞著三朵火焰。

  “這么好的佳人,送給一把魔劍未免有些可惜了。”這戲謔的語氣,混沌的眼神,再加上嘴角微微揚起的紳士般的笑容,再加上面具帶來的神秘氣質,一下便將懷里驚魂的女妖驚去的魂魄給勾了回來。

  “什么人膽敢在金獺水府放肆!!!”

  外面的守衛和統領全都簇擁到院子里和半空中,整個水府上下海妖處處,將黑衣之人團團圍住。這個人當然就是秦宇。

  秦宇轉過身正身面對大殿中的所有人,左手微微擺開輕輕一抖,手中的器匣關上。

  “我來自秦殿,是一位穿梭在各個芯域的寶物紳士~”

  “我的喜好是收藏各種奇珍異寶,原則就是寶物勝過一切~”他的右手在女妖站穩之后自然地從她后背移開,而后右手扶左胸微微躬身。

  “初次見面,我叫夜秦~”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