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都市小說 > 不死帝尊 > 第3117章 蹤跡
  葉楓大大咧咧道:“我還不是為了怕你做不好事情,才出此下策。”

  在蘇真看來葉楓怎么可能會有這么好心,擔心自己?怕是都沒安什么好心都。

  蘇真道:“來和我爭奪不死大帝的寶物?還是另有他謀?”

  “都不是,做為一個看客怎么可能不把做好的景色畫了下,然后流傳后世呢?”

  說著葉楓從乾坤袋里掏出來一張宣紙和一支筆,握在手中就像是一個寄情與山水之間的畫家,要把最美的篇幅流傳后世。

  然而葉楓委實不是那種人,蘇真再怎么看都不像是一個藝術家。

  “那好,那你就跟在我后面畫畫吧!”蘇真冷冷道,葉楓什么為人蘇真已經猜到了個大概,若是媚人,那么蘇真就得小心了,若是本來性格就如此,那么這人也是一個可交之人。

  說了幾句話之后兩人就上了山,說也奇怪,很多弟子看到蘇真這個陌生的臉孔居然一點吃驚都沒有,就像是很平常的事情,以為宗門里又進了一個新弟子。

  萬年仙宗開門收徒的規矩和其他門派不一樣,出了一些硬性條件,比如修為達到金丹以上,無論什么人都可以進入萬年仙宗成為一個“光榮”的萬年仙宗的弟子。

  所以萬年仙宗人才濟濟,雞鳴狗盜之輩不乏與耳,所以才有了在九峰山半山腰處被一名身穿紅色衣服的男弟子給攔截住了,在蘇真的絞殺之后兩人才得以到達山腰。

  根據葉楓的消息來說這萬年仙宗的九峰山的入口是在半山腰的一個洞穴中,一般修士是不能最直接從山腰飛到山頂的。

  山腰之上有禁制,非仙侯不得飛,就算是圣主來了也得老老實實的從洞里面走,或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圣地二十年一次的走訪中,圣主從來沒有來過萬年仙宗,只是派了幾個真仙溜了一圈。

  對此萬年仙宗的弟子表示也很無奈,畢竟自己又不是設置這個禁制的人。

  因為山洞的門口有人把守,所以蘇真還是換上了王麻子的形象,而葉楓也換上了剛才阻攔他們的紅色衣服的

  形象和衣服,不得不說葉楓這個美男子穿上這件紅衣服還真的有一些妖媚的感覺。

  蘇真暗罵一聲:“娘飛劍”

  兩個弟子皆是元神期打的修士,看到蘇真和葉楓過來,瞅著葉楓譏笑道:“喲呵,王大人怎么又回來了?莫非是藥這就買回來了?”

  葉楓一懵,什么藥?自己買了什么藥?才回想起來自己已經易容之后,蘇真已經說:“王大人的問題也是你們可以問的?小心你們的腦袋,若是惹了師娘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蘇真在王麻子的記憶中得知了這個葉楓易容之人的名字叫王錢,是宗主的第六十七位小妾,因為常年沒得到宗主的寵幸,反而找了王錢作為安慰。聊以慰藉。

  而王錢也因為被其看中,所以青云直上,到如今就連兩個門衛都敢對自己大聲喧嘩的樣子,若是論其修為,王錢可是一個可以打他們兩個都沒有問題,奈何自己的身份特殊,一直都沒有威懾力,軟弱至今。

  兩人聽聞蘇真如此說更是譏諷:“還師娘?你知不知道就在剛才,那個和你同床共枕的師娘已經被宗主一刀殺了,據說是發現了你的事情,還說要將你千刀萬剮了。”

  另一人說道:“你趕緊逃吧,若不是我們倆值崗,恐怕現在都已經被送到宗主面前了。”

  “啰嗦!”蘇真大手一揮,仙氣便化作繩子把兩人捆綁住,口中塞了一個不知名的長條石頭。

  葉楓路過的時候還踩了一腳。

  山洞里面有火把照亮,五顏六色的寶石鑲嵌在巖壁上,在火光的映射下就像是一片星空。

  到了一個梯階的時候,蘇真和葉楓兩人同時一怔,一股熟悉的氣息撲面而來。

  定然是不死大帝的寶物,兩個人的腦海里突然冒出這么一個想法。

  蘇真的感覺極為深刻,就好像有東西在召喚自己

  這個時候一陣腳步聲從臺階上傳來,緩緩靠近……

  蘇真和葉楓隱匿氣息躲藏在石縫中,靜靜地等候這個腳步的主人,隨著腳步越來越近,蘇真的召喚感就越

  強,兩人的呼吸已經停了,不然此時緊張的時刻定會讓兩人急促呼吸。

  蘇真的眼緊緊地盯著臺階口,只見一個中年男人背著一個木盒子從臺階上緩緩下來,步伐穩定,猶如一只老狗。

  蘇真在一瞬間便盯住了那個木盒子,他可以斷言,那個木盒子里面就是自己要找的東西,只是沒有想到九峰山已經有人發現并且找到了這件寶物,當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那個中年男人警惕的看了看周圍,最后目光停留在蘇真和葉楓隱藏之地。

  “道友,為何在我萬年仙宗造如此殺孽?”中年男人冷哼道。

  這人正是萬年宗宗主,他這個時候是要去宗門外展示一下自己剛才得到的法寶,要痛擊血刀宗,甚至要拿著這個法寶去滅了血刀宗。

  若不是這個法寶出不了鞘,否則的話萬年仙宗宗主認為這一刀就能把整個萬年仙宗劈成渣渣!

  蘇真從石縫中走了出來,葉楓不知道為什么在后面還在躲著,難道以為中年男人沒有發現他么?

  萬年宗宗主打量著蘇真,見蘇真就是一個真仙中期之后就很不屑,道:“你是何人?來我們這里為何?又為何裝作王麻子的形象?”

  蘇真抱拳道:“我來取一個東西!”

  萬年宗宗主看了看時間,覺得不是很急,又感覺此人有些意思,便笑道:“不知道你來我們萬年仙宗取什么東西?我們萬年仙宗你能取走什么東西?”

  蘇真伸手指了指其身后的木盒,淡淡道:“就是這個,我要取的就是你背后背的東西。這是我老師留在這里的東西,你也敢染指?”

  話到最后,蘇真語氣一轉,就像是一個捍衛自己東西的維權者,這也讓萬年宗宗主詫異萬分,心中更是對蘇真的欣賞多了兩分。

  沒有哪個人能當著自己的面說出來自己身上的某一個東西是他自己的,就連圣主都沒有這個機會,而這個毛頭小子恐怕是不知道自己是誰才這么說的吧?

  萬年仙宗宗主這么想,然后笑道:“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誰?”
彩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