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零文學 > 其他小說 > 馭房有術 > 第4177章 謝謝你
  “嘎吱嘎吱”

  伴隨著聲音,石門從石壁左側移動開來,緩緩地關上。

  張禹繼續朝來路走去,沒一會功夫,就快到盡頭。在他跨步之時,腳下發出“咔”地一聲輕響,前面的上方就響起“嘎吱嘎吱”的聲音。

  上面的暗門緩緩下扣,張禹也慢慢地走到暗門的下面。這里的高度只有兩米,對于張禹來說,根本不算什么,哪怕是真氣都沒恢復,他也能夠直接爬上去。

  他剛要向上跳,突然聽到外面有一個女人痛呼的聲音傳來,“啊”

  聽到這個聲音,張禹登時一驚,跟著縱身一躍,一手抓住上面的地面,稍微一用力,身子就輕輕巧巧的翻了上去。

  人才一上去,他就看到一條白影飛快的竄了過來,張禹心頭一緊,急忙朝旁邊一讓,但是這條白影并沒有向他發起攻擊,一下子竄進了他出來的洞口,進而消失不見。

  在白影竄下去的同時,張禹也已然看清,下去的白色影子是一條白蛇,跟自己殺死的那條蛇好像差不多,只是沒有那條長。

  見到這個,張禹的心頭一動,不如干脆下去,將這條蛇的蛇膽也給吃了。

  可不等他下去,他就聽到了一個熟悉的叫聲,“少主!少主你沒事吧快來人少主”

  這個聲音,張禹一下子就能聽出來,不正是奎琳的么。奎琳的聲音顯得十分緊張和焦急,張禹料想肯定是出了事。他直接一把關了機關,“嘎吱嘎吱”的聲音再次響起,張禹跟著把腿就跑,朝里面的聲音來源奔去。

  他很快就能看到前面的火光,在火光之下,正有兩個身穿印第安服飾的人。這兩個人,一個坐在地上,一個躺在另外一個人的懷里。

  “少主!少主怎么辦怎么辦”奎琳仍然是焦急地喊叫。

  “我的腳好冷整個都麻了我我”接下來,又是少主無力的聲音。

  張禹幾步沖到二人的近前,只是一瞧,就能看到少主露出來的腳脖子上面,正有一塊漆黑的痕跡。這個痕跡,跟自己先前中毒時候的痕跡一樣。通過剛剛少主的說法,張禹幾乎能夠肯定,少主應該是中了跟自己一樣的毒。

  因為在黑色印記上面,有著兩個牙洞,正是被蛇咬出來的。

  剎那間,張禹登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原來這少主真的是不懷好意,讓他進來的目的,無外乎是吸引毒蛇,讓他先被毒蛇咬中。

  張禹對于毒蛇是清楚的,毒蛇牙中的毒腺,一般只能用一次,在傷人之后,毒腺用盡,就很難傷人。

  如果是自己先被毒蛇毒死,那少主進來之后,就能夠十分輕松的將毒蛇拿下。這毒蛇雖然比自己吃掉的那條小一些,料想蛇膽肯定也能夠提升和恢復真氣,對于修煉大有裨益。

  “啞巴!你怎么在這!你出去喊人!”驚慌中的奎琳,此刻也看到了張禹,她此刻已然忘記,張禹是啞巴,竟然還讓張禹去喊人。更加是顧不得,張禹為什么會從后面冒出來。

  張禹看了奎琳一眼,心中略一計較,隨即坐到地上,抓起少主的腳,用嘴巴堵住少主被咬傷的地方,用嘴吸吮起來。

  這個毒十分的霸道,正常來說,如果用嘴巴吸毒治療的話,估計吸上兩口,就得跟中毒者一樣,丟掉性命。但是張禹知道,自己現在是百毒不侵,根本不用在乎這個。

  光是用嘴吸毒,肯定還是不夠的,張禹的一只手扣住了少主大腿上的陽關穴。并且將真氣灌入其中,這么做的原因,是封閉少主腿上的經絡,阻止毒素上行。

  其實用針灸的方法就行,不必這么去做,可如果是用針灸的手段,過后無法解釋,所以只能用這個了。

  他之所以要救少主,也是有原因的,雖說少主給了他一個火把,沒有像奎琳那么可惡,終究也是讓他進來送死,所以這并非張禹救少主的理由。要知道,少主死了的話,島上的酋長必然要追究責任,奎琳肯定會把所有的黑鍋扣在他的頭上,自己本來就是個外人,少主死了,他還沒死,人家不讓他陪葬,那才出來鬼了。

  張禹就算恢復了一半的功力,也不想跟島上的土著正面交手,如此一來,最好的辦法就是救活少主。至于說該如何解釋自己為什么會從少主的后面出現,自己一個啞巴,又不會說話,比劃一頓,人家看不懂,估計也就那個樣了。至于說,機關暗道的事情,他才不會說出來呢。

  他一口一口的將少主腳脖子上的毒血吸出來,然后吐到地上。奎琳看在眼里,一時間都有點迷糊,片刻后才叫道:“你在干什么?”

  “你不要亂喊”聽到奎琳的喊聲,少主馬上有氣無力的阻止,她跟著說道:“他是在救我我能感覺到我的腳和腿不再那么冷不再那么麻了”

  奎琳見少主這么說,趕緊閉上嘴巴,不敢多言,只是看著張禹。

  少主是在奎琳的懷里,眼睛也直勾勾的盯著張禹看,在這一刻,她的心中頗為不是個滋味。自己本來是讓張禹進來送死的,可在自己中毒的關鍵時刻,卻是這個家伙挺身而出,來救自己。

  不過緊接著,她就想起了一件事,張禹是先前就進來的,自己一直在洞口守著,也沒看到張禹出來。這一路進來,同樣也沒看到張禹,這家伙怎么會從自己的后面上來。人之前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少主根本想不明白其中道理,心中無比的疑惑。但眼瞧著張禹不住地將她的毒血吸出來,吐到地上,她的心中依舊十分的感動。

  過了一會,張禹再次從傷口內將血吸出來,吐到地上,然后一瞧少主腳脖子上的傷口,此刻流出來的血液,已經變成了紅色。就連原本發黑的皮膚,現在也變成正常顏色。

  張禹清楚,這是少主體內的毒素已經被吸光了,人應該沒事了。他松開少主腿上的陽關穴,左手拿握著少主的腳,右手開始不住地指著少主的腳脖子,嘴里故意發出“呃呃呃”的聲音。

  見到他這般,少主和奎琳一起看去,奎琳一看到少主的血液變成紅色,趕緊說道:“少主,你現在怎么樣?”

  “好多了,我現在不再發冷,麻木的感覺也沒了,好像毒都被吸出去了”說到這里,少主看向張禹,真摯地說道:“謝謝你!”
彩经网